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套裝共5冊)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套裝共5冊)

作者: 董郁青

ISBN: 9787542642745

出版時間: 2013-09-01

出版社: 上海三聯書店

董郁青 0 0 0
自1920年開始在天津《益世報》的副刊《益智粽》上發表,直至1932年登竣,長達12年.該書以晚清至民國軍閥時期政治轶事為經,民間風俗人情為緯,縱橫穿插文筆生花,全書一百○一回,約二百餘萬言.卷帙浩繁廣遠深博,被視為以現代曆史故事編寫演義小說罕見之作.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内容簡介:
天津《益世報》曾為陸續出刊單行本,并于1936年以新版分印十一冊成套刊行于世,在當年新聞界、出版界均有較為深遠的影響。其文思醞釀成熟,即開始執筆成文,書中事均屬實,隻有文采加工虛中有實,正與正史遙相呼應;真名假名各有意在,讀者思忖自有心得,此即“演義”命名之根由也.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以小說的形式觸及到晚清所謂“庇護制網絡結構”與王朝衰敗之間的關系。正如費正清在《劍橋中國晚清史》中指出,“清代中國政治行為的特殊型式即庇護制網絡結構的形成”,是導緻清末官場招權納賄、任人唯親、裙帶關系盛行和政治腐化的根源。《清末民初曆史演義》通過記述一系列重要政治人物的逸聞轶事,揭露并譴責了晚清官員的醜态和官場黑幕,同時也從曆史的角度反思了庇護制網絡結構不斷超出可控範圍使政治體制淪為“私利”工具的這一曆史現象。這也使得《清末民初曆史演義》超出一般譴責小說的範疇而具有了更加深刻的意義。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以翔實的筆法描述了晚清衰敗腐朽的政治,從官場的角度刻畫了權力大廈将傾時,世人的行為和心态,深刻揭示了清王朝覆滅的必然緣由。清朝末年,不斷加劇的内憂外困使其處在風雲飄搖、政權随時面臨崩潰的絕境,即便如此,最高統治者卻仍在搜刮民脂民膏、貪财納賄、鬻官賣爵,揮霍透支着政治信用,視國家公器為窮奢極欲之私有财産。作者從叙事者的角度展現了慈禧太後貪婪、自私的人物個性,雖多有誇張之語,但入木三分、形肖畢現,活脫脫地呈現出一個“吝啬鬼”的形象。流風所及,上行下效,官場和職位在晚清成為謀求個人财富的捷徑,“油水”豐厚的官職更是候補官員們鑽營的目标。上下官員如是貪鄙,政綱如此頹敗,清王朝焉能不敗。壓垮清政府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被稱為“賽和峤”的兩湖總督瑞澂,古人說“和峤有錢癖”,而他自稱為“和峤重生”,鬧得民怨鼎沸、軍心動搖。結果直接導緻武昌新軍槍炮聲的響起和清朝皇帝的遜位。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是濯纓子一生嘔心瀝血之作,它作為以現代曆史故事寫演義小說的罕見之作。
自1920-1932年在天津《益世報》副刊12年連載,全書101回.
1936年以新版分印11冊成套刊行于世,在當年新聞界出版界都有深遠影響。
雖為稗官野史,但事必有據,人必有名,正可填補正史之不足,具有相當的曆史價值
如費正清在《劍橋中國晚清史》中指出,“清代中國政治行為的特殊型式即庇護制網絡結構的形成”,是導緻清末官場招權納賄、任人唯親、裙帶關系盛行和政治腐化的根源。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是先祖父董公郁青所著,署名“濯纓子”,源于《楚辭·漁父篇》,以示憤世嫉俗清高自守之志.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自1920年開始在天津《益世報》的副刊《益智粽》上發表,直至1932年登竣,長達12年.該書以晚清至民國軍閥時期政治轶事為經,民間風俗人情為緯,縱橫穿插文筆生花,全書一百○一回,約二百餘萬言.卷帙浩繁廣遠深博,被視為以現代曆史故事編寫演義小說罕見之作.
《益世報》曾為陸續出刊單行本,并于1936年以新版分印十一冊成套刊行于世,在當年新聞界、出版界均有較為深遠的影響.天津《益世報》是以天主教徒為主,在雷鳴遠神父推動下,集資創辦的日報,其辦報以益世益民愛國護教為宗旨,于1915年10月10日雙十節創刊號問世.創刊之初,劉浚卿先生、雷鳴遠神父,深知先祖父學識淵博,文筆樸茂,在當時新聞界名重一時,乃誠懇邀聘于報社撰文.
報刊發行不久,即逢1919年“五四”運動,在這一運動中,《益世報》以同情學生,譴責當時軍閥官僚,受到社會上好評.1936年綏遠百靈廟抗擊日本侵略,《益世報》評論、報道以此為中心,廣泛向社會宣傳抗日思想,更配合以雷鳴遠神父為主的救護隊深入戰場,向抗日官兵進行慰問鼓舞,并向社會募捐送往前線,此舉深為天津新聞界所欽佩.1937年“七七事變”,日軍于7月28日侵占天津,報社被迫停刊.
先祖父漢族人氏,祖籍浙江紹興,幼年随曾祖父遷居北通州,晚清曾中舉秀才,家居時博覽群書,貫通經史,亦喜好詩詞戲典.民國後遷寓北平市内,平素交遊廣泛,以誠摯待人、光明磊落為處世之本,對友能肝膽相照,論事則仗義執言,從來不屈服于權勢之壓迫,而為時人所稱道.曾為《京華時報》執筆撰文,以犀利文筆針砭當時社會弊病為己任,故名聲日上,友朋益廣,舉凡當時社會傳聞,宮廷密事,政治風雲,官場變幻,均循此渠道源源而來,為以後的《清末民初曆史演義》成書,積累了大量素材.先祖父自應聘進入《益世報》社後,嚴肅認真,事必親躬.對副刊《益智粽》及《說苑》的組稿、審稿、發稿、編輯版面等,必不辭勞苦親自安排妥帖,并曾為專欄《弦外之音》每日寫一短文,評論當時政局風雲、文壇争議、社會動态,其文章隽永辛辣,深中時弊,立論公允,頗得讀者之同感.
會當此時,《清末民初曆史演義》文思醞釀成熟,即開始執筆成文,書中事均屬實,隻有文采加工虛中有實,正與正史遙相呼應;真名假名各有意在,讀者思忖自有心得,此即“演義”命名之根由也.
先祖父當年每日秉筆直書一千餘言,文不加點亦不增删,直發排版付印,舉凡晚清、民國軍閥時期的宮廷、國會、外交、内政、幫派、社會各方面,無不言之有物,栩栩如列眼前,故每一書成則購者雲集,被譽為當時之名作.1935年《益世報》改組,先祖父調任為報社編輯部總稽核,負責檢查全報大樣,當時曾在天津出版《沽上英雄譜》一書,又應山東出版社之約,先後執筆寫成《明湖影》及《義俠薪膽錄》等中篇演義小說,在當地出版界亦甚有影響.
一九三七年(民國二十六年)《益世報》被迫停刊後,先祖父年高體弱,難與報社同遷内地,乃隐居家中,并在天津小修院教授國文,每日帶領我去老西開教堂參與清晨彌撒(先祖父曾聽雷鳴遠神父講道,于一九一六年與另五人領洗入教;日後對我的聖召勸勉有加,影響甚大,于一九四○年我申請加入天津小修院).先祖父雖曾受日僞迫害拉攏,但潔身自好安貧若素,雖曆生活之清苦,難磨胸中浩然正氣,至此不再參與新聞界、出版界之事.一九四四年(民國三十三年)返回山東濟南定居,一九四五年(民國三十四年)病逝于山東濟南,壽享六十六歲.
緬懷先祖父從事新聞工作數十年,遺留卷帙浩繁的小說和無數篇雜文、政論,長期擔任天津《益世報》主任編輯,被譽為天津新聞界耆宿,贊稱董老一生虛懷若谷,光明磊落,義無反顧,筆耕為民,亦足以告慰先祖父于九泉矣.《清末民初曆史演義》雖為稗官野史,但事必有據,人必有名,正可填補正史之不足,故該書是具有一定的曆史價值的.值此重刊之際,書此序言簡介著者生平,希冀能對讀者閱看此書小有助焉.
《清末民初曆史演義》(全5卷)是作者濯纓子一生嘔心瀝血之作,它作為以現代曆史故事寫演義小說的罕見之作,從風俗史的角度展現了晚清至民初軍閥時期的政治轶事,并表達了自己的曆史觀.開篇第一回便點明其宗旨“并不是借着小說,随便拿人開心”,而是在其中寄予了“一番懲勸之意”.這種“懲勸”批判了當時把“從前的禮教紀綱、廉恥道德,全都變得一點影子沒有了”,同時又對晚清政治的腐敗進行了深刻剖析,對王朝覆亡的教訓進行了曆史的清算.雖為稗官野史,但事必有據,人必有名,正可填補正史之不足,具有相當的曆史價值.

0 條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