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化樹/九元叢書

綠化樹/九元叢書

作者: 張賢亮

ISBN: 9787020053568

EBID:12516

出版時間: 2006-01-01 出版社: 人民文學出版社

張賢亮 0 0 0
大車載着章永璘等前往就業的農場。正值饑荒的年月,看來牲畜的境況也并不比人強多少,三匹瘦骨嶙峋的馬走起路來東倒西歪,其中一匹的嘴角正被缰繩勒得流下了鮮紅的血,一滴滴地落在黃色的塵土裡。車把式無視這一切,冷漠得似乎不近人情,他憂郁的目光落在了遙遠的前方。太陽暖融融的,裸露的原野黃得耀眼。章永璘的身上酥酥地癢起來,虱子開始從衣縫裡爬出來,令他感到一種茫然的撫慰。
車上的人熬不住饑餓,紛紛去田裡尋找吃的東西。運道不好,章永璘一無所獲。但章永璘的情緒還是非常好:畢竟已經離開了勞改大隊,畢竟開始了一種“自食其力”的新生活。一個充滿蠱惑的未來正在前邊不遠的地方等待着他。可是,他又分明地感到一種不安,在潛意識裡,沒有管教與呵叱的生活對他已經不習慣了。
大車碾踏着寂寥的土路,一路沉默的車把式突然嘹開嗓子唱起了情歌,有力的尾音在蒼涼遼闊的黃土高原上空回蕩,顯得壓抑雄渾而又憂傷。歌聲驚起了章永璘久廢不置的想象力,喚起了蟄伏心底的情感,面對着神奇而又不可思議的黃土高原,他的眼裡突然溢滿了淚水。後來知道這個車把式叫海喜喜。新的“家”令章永璘沮喪:幹草代替了火炕,窗戶一無遮飾,屋子裡缭繞着徹骨的寒意。湊和了一夜後,第二天他們開始正式出工。章永璘的任務是打爐子糊窗戶。他幹得相當賣力也相當順利,兩小時以後一個既簡便又科學的爐子裡便燃起來呼呼的火苗,于是他開始享受以稗子面漿糊烙成的煎餅。體内充滿了熱量和活力之後,章永璘來到了正在翻肥的人群前,因為沒有準備工具,遭到了一貫認真的謝隊長的訓斥,正在尴尬的時候,一位年青的婦女主動借與了他工具,替他解了圍。章永璘心裡很感激,活也幹得分外細緻。收工時他主動向這位婦女道謝,婦女一時竟有些腼腆和不習慣。
新的生活是開始了,但饑餓卻依舊纏身,如何打發肚子,依舊是章永璘最關心的問題。發工資的當天,他便去了集市鎮南堡,不失時機地騙過了一個憨厚的老鄉,以三斤土豆換了五斤黃蘿蔔。可是運氣仍舊不濟,回途中,當他得意于自己的狡黠中時,卻意外地摔進了一條冰河,蘿蔔被水沖了個精光。這一得一失的遭遇,令章永璘誠惶誠恐,他甚至相信起宿命的因果報應,晚上在被窩裡,暗自對自己的小資産階級品性展開了誠懇的批判。
第二天,當他繼續抱着《資本論》忏悔自己時,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那位曾主動借與他工具的年青婦女踏着雪找上門來,點名讓他去給她家打爐子。章永璘隻有從命。可到了她家以後才知道這隻是一個借口是一個年輕女性邀請落難男人的一種特殊方式,目的隻是讓他來坐一坐,享受一個白面馍馍。這是一個印有美麗的中指指紋的馍馍,撫摸着它,章永璘辛酸難抑,落下了晶瑩的眼淚。這位婦女叫馬纓花。馬纓花的出現,使章水璘的生活開始有了根本的轉機,她的善良、她的純潔和熱情可以讓章永璘放松地以一個落難流浪人的身分來承受一碗香噴噴的雜合飯,承受一個家庭的溫暖。他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一個人了。
但是,一直愛戀着馬纓花的海喜喜卻因此益發地惱怒起來,以至終于無法忍受章永璘在馬纓花心中的優越地位,開始和章永璘暗暗較勁兒,并主動挑起了一場毆鬥。沒想到目睹了這一切的馬纓花從此卻對章永璘流露了進一步的熱情,這使章永璘感到了幸福的恐懼,他開始意識到了馬纓花在他生活中的重要性,意識到了一個美好又殘酷的事實:他愛上了馬纓花。這個事實令他無法回避,可他的與生俱來的自卑感卻使他無力承受這個事實,于是他開始營造自我防護之牆,阻攔自己同時也超越自己。但是,這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的,馬纓花一句輕聲慢語平靜自然的質問會使這種努力頃刻間瓦解。
經過短暫的思想鬥争,章永璘決定不再自尋煩惱,他又開始平靜下來。與此同時,生命深處的思想也慢慢浮升起來,這個思想迫使他主動積極地去關懷世界,關懷那些永恒的存在,這使他與《資本論》的距離大大縮短了。心胸的擴大和思想的提升,使章永璘更清醒地認識到,他所有的變化,都和馬纓花有關,他對自我對世界的了解和掌握,都無一例外地始于馬纓花質樸無華的心靈感召。于是,在一個特殊場合,再次面對着馬纓花美麗的眼睛和醇美的女性氣息,章永璘再也無法抑制感情的沖動,當他把馬纓花抱在懷裡的時候聽見了馬纓花毫無抗拒的幸福的呻吟。他終于證實了眼前這個現實。而同樣也證實了現實的海喜喜卻陷入了失望之中,決定逃離農場。他主動找到章永璘,向他敞開了心扉,告訴他馬纓花值得愛,勸章永璘珍惜現有的一切。暗地裡保護了海喜喜出逃的謝隊長也勸章永璘不要再猶豫不決,馬上和馬纓花結婚。但是,馬纓花的态度卻異常地平靜而現實,對于未來,似乎比章永璘更有把握也更有信心,她要求章永璘先安心讀書(《資本論》),等條件好了再成家。看到章永璘的遲疑和不安,馬纓花表示:就是頭斷了,她的血身子也将永遠地随着他!
馬纓花樸素至極的語言和思想又一次使章永璘失去了内心平衡,面對馬纓花偉大的人格,他又開始迅速地全新估價一切,娶馬纓花的決心也更加堅定和迫切。可是,未待把最後的決定告訴馬纓花,章永璘就被召到場部,根據新的政治精神,他又被重新管教起來。章永璘又一次失去了人身自由,同時也永遠地失去了馬纓花。隻是在失去自由幾年後的一個偶然機會裡,他從辭海上得知,“馬纓花”原來還是一種植物,又名“綠化樹”。二十年後,章永璘再返農場時,一切都已面目全非了,經過多方探聽才知道馬纓花早已跟着哥哥走了青海,這令他感慨萬千。漫步在靜靜的雪夜中追懷往事,不知不覺中,一顆清涼的淚水,從章永璘久已幹涸的眼眶中流了出來。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