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

孟子

作者: 趙岐

ISBN: 9787101018707

EBID:141291

出版時間: 0000-00-00 出版社:

趙岐 0 0 0
《孟子》一書是研究孟子思想最直接、最可靠的材料。從漢代開始,研究《孟子》、為之注疏者,代不乏人,尤其是宋神宗熙甯年間《孟子》被尊奉為經書之後,注疏者更是日見其衆。在數以千計的《孟子》研究著作中,受到人們一緻贊譽的主要有三種,即東漢趙岐的《孟子章句》、南宋朱熹的《孟子集注》和清代焦循的《孟子正義》。另外,宋孫爽的《孟子注疏》和清代宋翔鳳的《孟子趙注補正》也是較有影響的注本。孟子名轲,戰國時鄒人(今山東鄒城市),大約生于公元前三八五年前後,卒于公元前三00年前後。孟子是戰國時期傑出的思想家和教育家,他繼承并發展了孔子思想,成為戰國中期儒家學派最有權威的代表人物。在封建社會中,孟子被推崇為僅次于孔子的第二位聖人,號稱“亞聖”。
下面分别略作介紹:
《孟子》成書之後,最初是作為諸子之書流傳的。至秦始皇焚書坑儒時,孟子派的儒生也慘遭橫禍,但《孟子》書卻沒受到什麼損害,奇迹般地保存了下來。趙岐說:“孟子既沒之後,大道遂绌。逮至亡秦,焚滅經術,坑戮儒生,孟子徒黨盡矣。其書號為諸子,故篇籍得不泯絕。”(《孟子題辭》)到了西漢時代,《孟子》的地位稍有提高。漢文帝時曾一度把《孟子》立于學官,設置博士,稱為傳記博士。傳記是經書的附庸,在古籍中其地位列于經、子之間。可見《孟子》在西漢初年的地位比之秦代有所提高。漢武帝即位之後,由于實行“罷黜百家,表章六經”的政策,隻立五經博士而廢置傳記博士。《孟子》于是乎又從傳記退回到諸子地位,終兩漢之世也沒有什麼變化。由于《孟子》在漢代基本上是作為諸子之書流傳的,所以研治《孟子》的人數不多,不象經書那樣熱門。兩漢研治《孟子》的著作見于著錄的,計有揚雄《孟子注》、程曾《孟子章句》、鄭玄《孟子注》、高誘《孟子章句》、劉熙《孟子注》和趙岐《孟子章句》凡六家。至今,除趙岐《章句》外,其餘幾種皆已散佚,隻有在清代的輯佚書中纔能窺見一些一殘缺的片段。
趙岐《孟子章句》是漢代《孟子》研究之碩果僅存者,也是完璧流傳至今的最早一部《孟子》注本,因此它是研究漢代孟子學的唯一可靠的資料,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趙岐(一0八二0一),字分卿,東漢末年京兆長陵人,最初名嘉字台卿,後因避難而改名字。趙岐與當時中常侍唐衡之兄京兆虎牙都尉唐玹有矛盾。延熹元年,唐玹任京兆尹,趙岐乃其治下之民,于是避禍出逃。唐玹果然逮捕了趙岐的家屬宗親,陷以重法,全部殺掉。趙岐出逃後,隐姓埋名,四海為家。在北海郡賣餅為生時,遇到一位叫孫賓石的人,二人交了朋友,并把趙岐帶回家藏于複壁之中。唐玹死後,趙岐纔又回到京師為官。相傳他的《孟子章句》就是在流亡期間完成的。
清阮元《十三經注疏校刊記序》評論《孟子章句》說:“趙岐之學以較馬、鄭、許、服諸儒稍為固陋,然屬書離辭,指事類情,于訓诂無所戾。七篇之微言大義,籍是可推。”《四庫總目提要》也評論說:“蓋其說雖不及後來之精密,而開辟荒蕪,俾後來得循其途而深造,其功要不可泯也。”總起來看,這兩家的評論大緻還是符合實際、較為允當的。
趙岐注的最大優點,是在名物訓诂方面保存了不少古義,注釋大體上也較為精到。大概因為趙岐離戰國時代較近,對古代的成語、習語較為熟悉。後世的注家,因時代久遠,對一些一古代的常用語較為生疏,因此往往容易望文生義,産生誤解。例如《梁惠王上》:“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折枝一詞在古代是指按摩、搔癢等一些解除身體疲乏的動作,因此趙岐說:“折枝,按摩,折手節解罷枝也。一罷枝,即疲肢。趙注準确地解釋了“折枝”的含義。但唐人陸善經不明“折枝”的古義,解釋成“折草木之枝”。表面上看起來陸說似乎很通俗,而實際上是望文生義。朱熹也不懂“折枝”之義,所以襲用了陸善經的錯誤。又清趙佑《四書溫故錄》說:“《文獻通考》載陸筠解為聲折腰枝,猶今拜揖也。”把“折枝”解釋成彎腰拜揖,也是因不明古義而出現的望文生義。由此可見,趙岐注在保存古義方面功勞匪淺。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