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尼根的守靈夜(第1卷)

芬尼根的守靈夜(第1卷)

作者: 詹姆斯•喬伊斯

ISBN: 9787208109193 出版時間: 2012-12-25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在這個看似簡單的故事架構上,喬伊斯以夢呓一般的語言、迷宮一般的結構,構建了一個龐大繁雜的夢境,用芬尼根的死亡和複活,暗喻了全人類循環往複的曆史發展,體現了18世紀意大利曆史哲學家維柯和布魯諾思想對他的影響。
riverrun, past Eve and Adam’s, from swerve of shore to bend of bay, brings us by a commodius vicus of recirculation back to Howth Castle and Environs.
“河水流淌,經過夏娃與亞當教堂,從凸出的河岸,到凹進的海灣,沿着寬敞的循環大道,把我們帶回霍斯堡和郊外。”
這就是《芬尼根的守靈夜》著名的開篇,喬伊斯用如音樂般舒緩的語言勾勒出都柏林的優美景緻。不過這可不是司空見慣的一句風景描寫,請仔細看,喬伊斯把英文中“commodious”(寬敞的)去掉了一個字母“o”,成了“commodius”,讓人聯想到羅馬暴君康茂德(Commodus),将人們帶回悠久的古羅馬時代;“vicus”是一個字典上查不到的詞,但與意大利哲學家維柯名字的拉丁文拼寫相同,與recirculation(循環)一起暗喻了維柯“循環”的曆史觀;“riverrun”一詞作為全書的開篇詞,卻首字母小寫。這不是印刷錯誤,而是喬伊斯在全書的謀篇布局上運用了維柯在《新科學》中所描繪的曆史循環論的觀點。維柯認為人類曆史是循環往複的,人類的文明要先後經曆混沌、神權統治、貴族統治和民主政治,然後再次回歸混沌,重新循環。全書的結尾居然結束在一個定冠詞the上:“A way a lone a last a loved a long the”,這個結尾就與全書的開頭“riverrun , past Eve and Adam”連成了一句,構成了小說的循環,用以表示“生生不息”的輪回。所以喬伊斯說,這部作品是永遠沒有結局的,因為當人們終于讀到最後一句的時候,發現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小說的開頭。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深究下去,你會驚訝地發現這是一個曆史和現實相互交織的複雜迷宮,包含了人類曆史、現實社會、時間空間和自然世界。 《芬尼根的守靈夜(第1卷)》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天書”,比《尤利西斯》、《追憶逝水年華》、《萬有引力之虹》等蘊含着更多的可能。出版至今73年,已被譯成多國文字,至今無中譯本。《芬尼根的守靈夜》标志着西方後現代文學新時代的到來,解構理論大師德裡達說他讀喬伊斯已近30年,每次寫作,喬伊斯的幽靈總在腦海中浮現。他在《給喬伊斯的兩個詞:他戰争》中專門以《芬尼根的守靈夜》為研究對象。
喬伊斯為創作《芬尼根的守靈夜》所耗費的心血遠超《尤利西斯》,并視為自己創作的巅峰。在作品完成之際,他甚至說現在除了死之外便沒什麼好做的了,并放言“這本書至少可以讓評論家忙上三百年”。20世紀初期,在幾乎沒有前人參照的條件下,《芬尼根的守靈夜》就已全面地發展出了六七十年代才開始興盛的藝術手法。
《芬尼根的守靈夜(第1卷)》迷宮一樣的結構早已成為當代衆多作品使用的手法,“迷宮”、“百科全書”、“萬花筒”這些喬伊斯用以描述《芬尼根的守靈夜》的詞彙常常出現在博爾赫斯、卡爾維諾、羅伯—格裡耶等人的作品之中。
《芬尼根的守靈夜(第1卷)》迷狂似的叙述手法,一方面在貝克特那裡得到哲學性的發展,一方面在羅伯—格裡耶的《觀察者》、托馬斯•品欽的《萬有引力之虹》、巴塞爾姆的《城市生活》等作品中得到了相似的表現。 《芬尼根的守靈夜》是現代文學中最具創新性的作品之一,它大大拓展了現代社會對語言和自我的理解,賦予其無盡的可能性。
——肖恩•萊瑟姆 《詹姆斯•喬伊斯季刊》主編
《芬尼根的守靈夜》比《追憶逝水年華》、《喧嘩與騷動》、《魔山》、《戀愛中的女人》、甚至《城堡》蘊含着更多的可能。
倘若沒有它那神秘的、幻覺式的閃光在每一頁中的每一個地方滑過……後現代作家們就完全可能和他們的前人毫無差别,而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
——伊哈布•哈山 後現代文學理論奠基人
隻有一種語言越來越具有當代性:30多年來,一種與《芬尼根的守靈夜》的語言類似的語言。
——茱麗娅•克裡斯特娃 法國符號學家和精神分析學家
非常有趣的景象,這是世界上難得的幾本讓我們幾乎每看一頁都哈哈大笑的書之一。
——安東尼•伯吉斯 英國作家
這是喬伊斯的傑作……《芬尼根的守靈夜》堪稱我們這個世紀真正能與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年華》相抗衡的作品。
——哈羅德•布魯姆 美國文學批評家
自《尤利西斯》以來,我們花了幾十年時間學會開始閱讀《芬尼根的守靈夜》。現在《尤利西斯》可以讓位了。它屬于20世紀,而《芬尼根的守靈夜》屬于21世紀。
——丹尼斯•羅斯 英國著名學者
我們将把它(《芬尼根的守靈夜》中譯本)放在都柏林圖書館最醒目的位置上。
——愛爾蘭駐中國大使館
同時,喬伊斯更将他的意識流技巧和夢境式的風格發揮到了極緻。這部小說徹底背離了傳統的小說情節和人物構造的方式,語言也具有明顯的含混和暧昧的風格。喬伊斯在書中編造了大量的詞語,潛藏了許多曆史和文化的背景以及哲學的意蘊,甚至大量運用雙關語。如果說《尤利西斯》描寫的是一個城市一天的全部生活,那麼《芬尼根的守靈夜》講述的則是夜晚和夢幻的邏輯。
《芬尼根的守靈夜(第1卷)》内容簡介:漢弗利•錢普頓•壹耳微蚵是都柏林一個小酒館的老闆,有些口吃,并且駝背。他和妻子安娜•利維娅•普魯拉貝爾、兒子山姆、肖恩、女兒伊茜住在酒館裡。晚飯後,山姆、肖恩和伊茜在酒館外面的街道上玩着一種被稱作“天使與魔鬼”的兒童遊戲,兩兄弟争着赢得妹妹的青睐。雖然山姆在猜謎遊戲中失敗,成為被驅逐的魔鬼,妹妹伊茜卻獨獨鐘情于他。随着夜幕降臨,兄妹們被叫回家中,山姆和肖恩一起做功課,伊茜則在邊上織毛衣。山姆借着幾何題,給肖恩畫了一幅母親的子宮,于是兩個兄弟大打出手。樓下,壹耳微蚵一邊聽收音機,一邊招待酒客們喝酒。等到酒館打烊,酒客們陸續離開,壹耳微蚵把酒客們杯裡的剩酒喝個一幹二淨,醉得從樓梯上跌下來。聲音驚醒了女仆凱特,卻發現壹耳微蚵一絲不挂地躺在地上。半夜,孩子的一聲驚哭将父母驚醒,兩人上樓查看熟睡中的孩子,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于是兩人回到卧室,開始做愛。随着新的一天漸漸降臨,如同《尤利西斯》的結尾一樣,安娜•利維娅•普魯拉貝爾在半夢半醒中開始了自己漫長的沒有标點的獨白。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