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十九次死亡

我的九十九次死亡

作者: 袁淩

ISBN: 9787563387236

EBID:233950

出版時間: 2014-07-01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袁淩 0 0 0
海報:

1. 文字世界的手藝人,國内最優秀的非虛構寫作者之一袁淩:《我的九十九次死亡》,國内最優秀的非虛構寫作者之一袁淩,曆十三年,先後寫下自己親曆的九十九篇“死亡檔案”。從兒時眼見小夥伴父親的“紅死”,到不惑之年默默送走的三舅爹。
2. 一部向普通人緻敬的生命之書:《我的九十九次死亡》,袁淩關心的是普通個體的生命故事。他們看似是一些離我們平時生活很遙遠的“陌生人”,但并非天然與我們無關,而是淹沒在日常生活的喧嚣中,是我們随手失落、不再注意到的手邊之物,并在時間中變得沉重。而作者不辭辛勞一次次彎腰拾起,提醒我們逝者的分量。
3. 一部讓人感知生命分量的死亡之書:《我的九十九次死亡》,國内第一本以非虛構寫作嚴肅記錄死亡的書稿。袁淩平實、克制地為我們記錄了普通的生命個體經曆的死亡過程,還原他們的生活場景和生存狀态,撿拾被忽略的尋常細節,替沒有遺言的死者發聲。“我們需要記住死者說過的話,也要記住他們的眼神、手勢或者氣味。”
一代人的逝去才能給曆史留出位置,讓後來者開辟他們的領地,而不是像遊戲一樣可以重新開始,永遠是同一撥人。命運的圓桌旁,沒有人能“自信人生二百年”,再好的冰棺也不能保鮮靈魂。
在這樣的人世蕭條面前,我想要做的是遊戲中的記錄者,請身邊所有的人留下遺言。如果有人沒有遺言,就記錄下他們的沉默。不僅是人,也包括用另一種語言說話的狗、樹木、蜜蜂和河流。
到最後,我将留下遺言,自行記錄,作為死亡檔案的開篇,人世紀念冊的封底。
——袁淩
前段私下裡聊天,我說讀完陳丹青的《魯迅與死亡》,一直想寫一本書,就是這三十多年裡自己一路目睹的死亡。袁淩兄說,我已經寫了親曆的九十九起死亡。心一驚,這該是多麼負重的一串記憶?!
新聞是一個風險很高、回報畸低的職業,經常是有才華的人被遺忘在路邊,而那些庸才卻搶足了風頭,很難解釋這種随機與無奈。現在,我隻想以自己的信譽為路标,為您指引一座未被發現的人文金礦。
——羅昌平
寫作即拯救,至誠則無懼死亡。袁淩對死亡的凝視,不僅是莊子式的敲骨诘問,還透着對時代的審視、對人性的沉思。這是寫作者更廣大的視野,死亡将以複活重現,受難也在喚醒悲憫和善。這是袁淩向死者償還的債務,替我們所有人。
——葉匡政


《我的九十九次死亡》以記錄死亡為主題,作者從對生命關注出發,忠實平等地紀念了人生中親曆的九十九次死亡,為人、動物或植物留下遺言。從幼年記憶中第一次開石闆受傷的“紅死”,到饑荒中餓死的年輕人;從遇難的礦工到反革命案件中槍斃的犯人;從生命最後時刻的作家路遙,到重慶紅衛兵墓;從狂犬病被打死的狗到面臨滅絕的熊……全書以簡潔忠實的語言,盡量真切地傳達面對死亡的直接體驗,努力使這一陌生的經驗能夠容納和安放人性,體現在世的艱辛與慰籍。《我的九十九次死亡》,不止是九十九位逝者的死亡記錄,還是還原了他們的生活場景和生存狀态的一部當代中國社會史。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