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崎潤一郎奇異故事集(套裝共三冊) (谷崎潤一郎作品集)

谷崎潤一郎奇異故事集(套裝共三冊) (谷崎潤一郎作品集)

作者: 谷崎潤一郎

ISBN: B07HKG379N 出版時間: 2018-07-18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谷崎潤一郎 0 0 0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公衆號每日會推送免費電子書,推薦大家關注。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如有問題需聯系,也請關注公衆號,聯系方式均在公衆號提供。

編輯推薦: 驚世駭俗,一鳴驚人——“惡魔主義”的美學宣言,以文學反叛時代的欲望告白書; 不可思議的犯罪絮語,細膩幽微的人性獨白——你絕對沒見識過的谷崎潤一郎; 極具日式美學的官能小說,浮世畸人的呓語與告白: 内容簡介: 《初期短篇集》收錄了谷崎潤一郎初登文壇、創立“惡魔主義”風格之經典名篇,含《刺青...
編輯推薦:
驚世駭俗,一鳴驚人——“惡魔主義”的美學宣言,以文學反叛時代的欲望告白書;
不可思議的犯罪絮語,細膩幽微的人性獨白——你絕對沒見識過的谷崎潤一郎;
極具日式美學的官能小說,浮世畸人的呓語與告白:
内容簡介:
《初期短篇集》收錄了谷崎潤一郎初登文壇、創立“惡魔主義”風格之經典名篇,含《刺青》《麒麟》《秘密》等代表作。這些早期作品結合了清新的古典唯美風格和頹廢的反叛精神,展露出其貫穿一生的寫作旨趣,也開創了日本近代文學中的耽美之風。或以散文詩般優美筆觸闡釋古典哲思,或以浮世繪般風情畫描摹時代風貌,或在夢境般的幻覺中展開刺激奇妙的情愛冒險,用細膩的自我感觀構建出一個淩駕于現實與夢幻之上、充滿别樣美感的世界,淋漓盡緻地表達了谷崎自成一派的惡魔主義趣味。讀者可從中探索谷崎創作泉源、破解其風格密碼,亦可追溯耽美文學在發轫之初的形态,進入日本文化獨具的審美體驗,為日本文學、文化愛好者與研究者必讀之作。
《犯罪小說集》集中收錄谷崎潤一郎極具代表性的七則犯罪故事。比起推理分析和犯罪技法,谷崎潤一郎更感興趣的是日常生活中的謎團和秘密,在探尋答案的過程中揭示出人意料的犯罪動機,其獨白式犯罪絮語、耽溺的感官白描、對人性深淵與世界暗面的凝視與思考,都展現出谷崎對犯罪文學領域的邊界探索與風格開拓,進而被譽作日本犯罪文學的原點。本部選集中包含谷崎潤一郎引以自傲的篇目《我》,以及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稱其“給偵探小說劃出了一個時代”之篇目《途中》。本書作品在小說技法上也多有開拓,有人格分裂式的告白體叙事,劇本形式的對話體小說,以及将現實生活與戲曲故事巧妙嵌套的多重結構,在文學史上都極具開拓意義。
《近代情癡錄》收錄谷崎創作于青年至中年間的六篇官能小說,皆屬其前期創作中藝術成就較高的題材類型。這些作品主要圍繞“情”而展開,各自以獨特角度探索人性深淵,既有唯美主義的耽溺與沉淪,亦有官能小說的挑釁與駭俗,形成了一系列以欲望反叛時代的文學告白書,他亦以此為日本乃至世界的現代文學史增添了個人風格化極強的創作實踐與美學實驗。同時,此批作品不但延續了其初期創作中的世紀末美學與“惡魔主義”風格,亦可從中窺見後期經典長篇之題材類型與故事雛形:官能的愉悅與可哀,浮世癡人的呓語和獨白,于陰翳中發現美的存在,從迷狂處展現生命熱力。
作者簡介:
谷崎潤一郎(1886—1965),日本近代小說家,唯美派文學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早年創辦《新思潮》文學雜志,并以《刺青》《麒麟》等短篇小說确立文壇地位,代表作品有《春琴抄》《細雪》《陰翳禮贊》等。1949年獲得日本政府頒發的文化勳章,曾數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
媒體推薦:
(谷崎潤一郎的作品)是從肉體的恐怖中産生的神秘幽玄,是從肉體的殘忍中反動地體味到痛切的快感。
——永井荷風
谷崎潤一郎擅長在對真實事物的描寫中融入細膩的自我感觀,構建出一種淩駕于一般想法之上的獨特魅力。
——三島由紀夫
“谷崎名副其實是日本的瑰寶。”
——日本《朝日新聞》
世界上大概沒有一位作家,像谷崎那樣畢生緻力對美的探求,這種探求又是如此極端,如此無所限制。正因為無所限制,他的作品與社會發生了某種關系。谷崎隻針對美,并不針對社會,但是社會關于美的意識與谷崎對美的探求有所沖突,在他看來這實際上是為美和審美規定了某種限度。而對谷崎來說,美沒有任何限度,審美也沒有任何限度。
——止庵
靈魂欣賞:
“年輕的刺青師的靈魂融化在墨汁中,滲透進皮膚裡。混合着燒酒紮進肌膚裡的一滴一滴的琉球朱是他生命的甘露。從那裡他看到靈魂的色彩。”——《刺青》
“人間歡樂世界的背後,潛伏着如此秘密而又奇妙的樂園。”——《惡魔》
所有帶有犯罪傾向的人大多是空想家。他們不能正視世界,不斷用空想來描繪。因此,他們看到的世界比好人看到的世界要刺激得多、富于更多誘惑,是一個美麗的幻影的世界。——《有前科的人》
比起現實,我是以夢為基礎生活的男人。——《柳澡堂事件》
我很喜歡“憎惡”這種情感,覺得沒有比“憎惡”更徹底、更純粹、更讓人愉悅的情感了。憎惡他人,恨之入骨,這真是非常愉快的事情。
——《憎念》
你就把一直被兩人深愛的事,當作在這世間的消遣吧。
——《一绺頭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