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狄公案·銅鐘案(美國高羅佩研究者張淩全新無删減譯本 唯一獨立翻譯版本)

大唐狄公案·銅鐘案(美國高羅佩研究者張淩全新無删減譯本 唯一獨立翻譯版本)

作者: 高羅佩(Robert van Gulik)

ISBN: B07RQYDT96 出版時間: 2019-04-01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公衆號每日會推送免費電子書,推薦大家關注。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如有問題需聯系,也請關注公衆號,聯系方式均在公衆號提供。

銅鐘案編輯推薦★荷蘭漢學家高羅佩重寫初唐名臣狄仁傑傳奇 ★兼具中國古典文學雅韻與西方偵探小說妙趣 ★全新無删減譯本 ★高羅佩手繪插圖 ★創作背景全解析 ★譯者研究高羅佩多年,獨自擔綱翻譯,保證文風統一 内容簡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國的福爾摩斯”,并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在中國與世界文化交流史...

銅鐘案編輯推薦★荷蘭漢學家高羅佩重寫初唐名臣狄仁傑傳奇
★兼具中國古典文學雅韻與西方偵探小說妙趣
★全新無删減譯本
★高羅佩手繪插圖
★創作背景全解析
★譯者研究高羅佩多年,獨自擔綱翻譯,保證文風統一
内容簡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國的福爾摩斯”,并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在中國與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筆。譯文版“大唐狄公案”計劃出版十五種,由研究高羅佩多年的張淩擔綱翻譯并撰寫兼具學術性和可讀性的注釋和譯後記,但因為是市面上僅見的一人獨立翻譯的版本,耗時耗力,故先推出五種(《黃金案》《鐵釘案》《湖濱案》《銅鐘案》《迷宮案》)以飨讀者。每卷配有高羅佩本人創作的插圖,古韻盎然,令人賞心悅目。
《銅鐘案》講述公元668年,狄仁傑調蒲陽縣任縣令,在幾位助手的協助下,鬥智鬥勇,戰勝了強敵,一舉破獲半月街奸殺案,普慈寺淫僧案和銅鐘下的無名屍骨案。最後謎團解開,令人唏噓不已。在第九章中,金華縣令駱貫中首次出現,是為一次非常有趣的“客串”。作者簡介高羅佩(1910—1967),荷蘭外交官,著名漢學家,先後在荷蘭駐日本、中國、印度、馬來西亞等國的使館工作,精通多種歐亞語言,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傳奇人物。
他曾評價自己一身三任:外交官是他的職業,漢學是他的終身事業,寫小說是他的業餘愛好。代表作有《琴道》《秘戲圖考》《中國古代房内考》等,而大型推理探案小說系列“大唐狄公案”在東西方讀者中影響巨大。
媒體評論“大唐狄公案”系列是高羅佩在世界偵探小說領域内開創的極其珍貴的一個支脈。
——《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佩裡•梅森、赫爾克裡•波洛和尼羅•伍爾夫可得看緊他們神探桂冠了——狄仁傑是位勁敵。
——《斯普林菲爾德新聞與社論》内容節選第一回賞古物行家逢奇遇受任命狄公赴蒲陽
一縣之令,為父母官,
扶老濟困,心懷仁善。
判冤決獄,懲惡鋤奸,
縱有匡正,首須防範。
各位看官,敝人家居城内,世代茶商,後來退職還家不問店務,便遷至城東門外的鄉間别業住下,日子過得真個如閑雲野鶴一般,忽忽已是六載,平日裡最愛的消遣,便是搜集有關刑偵斷案的前朝文獻,如今終于綽有餘暇,可以全力緻此。
此時正值我大明盛世,天下太平,海内清晏,作奸犯科之事幾近絕迹,若是想要搜集判官如何明察秋毫、勘破奇案的記述,就非得去翻閱前代史料不可。我潛心投入這門學問中樂此不疲,不過數年工夫,便積累起了一筆相當可觀的收藏,包括著名罪案記錄、歹人常用的兇器、盜賊使過的工具以及其他種種與犯案有關的古董器物。
我最為珍愛的藏品之一,乃是一塊烏檀木制成的驚堂木。此物曾為幾百年前的著名判官狄仁傑所有,上面還刻有詩句,即如開篇處所示。據說狄公當年升堂理事時常用此物,為的是時刻提醒自己為國盡忠、為民效力。
開篇詩句乃是我憑着記憶所錄下的,隻因那塊驚堂木已不複為我所有。自從兩月前的一場駭人經曆後,我不但全然放棄了刑偵研究,還将與此相關的所有藏品悉數除去,轉而一心收集起青瓷來。如此甯靜祥和又不沾血腥氣的癖好,顯然與我素喜平和的秉性十分相符。
不過,在我真正能靜下心來安然度日之前,尚有一事須得料理。那些可怕的記憶始終萦繞心中,至今令我夜不安枕,非得設法将其擺脫不可。為了不再重複同樣的惡夢,我必得道破那樁隐秘,它以如此詭谲的方式呈現于眼前,使我驚懼無已,甚至瀕臨瘋癫,惟願這駭人的經曆終會淹沒于忘川之中。
此時正值秋日清晨,我獨坐于精巧雅緻的花園涼亭内,眼看着最寵愛的兩個小妾侍弄秋菊,纖纖玉手在花枝間輕盈擺動,令人賞心悅目。如此靜谧美景之下,我終于可以壯起膽來追溯回想一番了。
話說八月初九那天——這日子我将永遠銘記在心,正午時分,烈日當頭,本已十分難耐,待到午後,天氣愈發悶熱起來。我隻覺心中郁郁難平,到底還是打算坐轎出去走上一遭。轎夫詢問意欲何往,我一時心血來潮,便吩咐去那劉掌櫃的古董鋪。
此店正在孔廟對面,名頭倒是頗為響亮,叫做“金龍閣”。店主劉掌櫃雖是個唯利是圖的奸猾小人,做起生意來卻十分在行,時常會替我尋來些與刑偵探案有關的古物,店内亦是收藏頗豐,令我常在其間欣然賞鑒,良久方歸。
我邁步走入店内,卻隻瞧見一個夥計,對我道是劉掌櫃頗覺不适,此刻正在樓上存放貴重藏品的房中。
我在彼處果然尋到了劉掌櫃。他看去心緒不佳,滿口抱怨頭疼得很,還關起窗上的遮闆,試圖阻絕窒人的暑氣。如此半明半昧之中,原本熟識的房間似乎也變得古怪獰厲起來。我正欲告辭而去,一想到外面十分酷熱,便又決意還是盤桓片時再走為上,于是讓劉掌櫃取幾樣東西來瞧瞧,一邊在扶手椅上坐定,一邊用力搖晃着鶴毛羽扇。
劉掌櫃含糊支吾了幾句,道是一時沒有什麼别緻的玩意兒好供我賞鑒,四下環顧半日,方才從屋角端出一隻黑漆鏡匣來,放在我面前的桌上。
劉掌櫃撣去鏡匣上的塵土。我定睛一看,不過是一面普通的冠鏡,即鑲在方匣内的銀鏡,常是為官作宰者戴烏紗帽時拿來正冠用的。從漆面上遍布的細小裂紋來看,似是一件十分古舊的玩意兒,但又太過平常,對于行家而言價值無多。
忽然,我瞥見框邊镌着一行嵌銀小字,湊近細瞧,卻是“蒲陽狄府之物”。
我一看之下喜心翻倒,幾乎不曾驚叫出聲,這定是著名的狄仁傑狄大人用過的冠鏡了!記得史書有載,狄仁傑曾經就任江蘇蒲陽縣令,并智斷過至少三樁疑案,可惜其中詳情不甚了了。既然“狄”姓并不多見,那麼這面冠鏡無疑便是狄仁傑的舊物。我隻覺渾身倦怠一掃而空,暗自慶幸劉掌櫃一時眼錯不見,居然沒能識出這原是屬于前朝著名判官所有的罕見古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