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狄公案·黃金案

大唐狄公案·黃金案

作者: 高羅佩(Robert van Gulik)

ISBN: B07RW8GW2F 出版時間: 2019-04-01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公衆號每日會推送免費電子書,推薦大家關注。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如有問題需聯系,也請關注公衆號,聯系方式均在公衆號提供。

黃金案編輯推薦★荷蘭漢學家高羅佩重寫初唐名臣狄仁傑傳奇 ★兼具中國古典文學雅韻與西方偵探小說妙趣 ★全新無删減譯本 ★高羅佩手繪插圖 ★創作背景全解析 ★譯者研究高羅佩多年,獨自擔綱翻譯,保證文風統一 内容簡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國的福爾摩斯”,并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在中國與世界文化交流史...

黃金案編輯推薦★荷蘭漢學家高羅佩重寫初唐名臣狄仁傑傳奇
★兼具中國古典文學雅韻與西方偵探小說妙趣
★全新無删減譯本
★高羅佩手繪插圖
★創作背景全解析
★譯者研究高羅佩多年,獨自擔綱翻譯,保證文風統一
内容簡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國的福爾摩斯”,并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在中國與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筆。譯文版“大唐狄公案”計劃出版十五種,由研究高羅佩多年的張淩擔綱翻譯并撰寫兼具學術性和可讀性的注釋和譯後記,但因為是市面上僅見的一人獨立翻譯的版本,耗時耗力,故先推出五種(《黃金案》《鐵釘案》《湖濱案》《銅鐘案》《迷宮案》)以飨讀者。每卷配有高羅佩本人創作的插圖,古韻盎然,令人賞心悅目。
《黃金案》講述公元663年,狄仁傑首任蓬萊縣令,家仆洪亮随行,路遇綠林好漢馬榮、喬泰并收服二人。他随後破獲前任縣令王元被投毒身亡一案,顧孟賓新婦失蹤一案,範仲被殺一案。在這一小小的中國東北部港口——一個據說死者會在風雨夜爬出墳冢的詭異地方,狄公一舉解決了三樁撲朔迷離的案件。作者簡介高羅佩(1910—1967),荷蘭外交官,著名漢學家,先後在荷蘭駐日本、中國、印度、馬來西亞等國的使館工作,精通多種歐亞語言,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傳奇人物。
他曾評價自己一身三任:外交官是他的職業,漢學是他的終身事業,寫小說是他的業餘愛好。代表作有《琴道》《秘戲圖考》《中國古代房内考》等,而大型推理探案小說系列“大唐狄公案”在東西方讀者中影響巨大。
媒體評論“大唐狄公案”系列是高羅佩在世界偵探小說領域内開創的極其珍貴的一個支脈。
——《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黃金案》帶給我巨大的快樂••••••雖然裹上了中國習俗,這卻是部真正的西方偵探小說,不僅如此,我們還看到“硬漢派”作品的某些招牌設定(比如私家偵探和反戈一擊的高麗美女)被成功化入了一個古老而陌生的背景中,實在是妙趣橫生。
——雅克•巴贊内容節選無常世間,常有聚散。
悲歡更叠,晝夜流轉。
官員來去,公義存焉。
皇統國祚,千秋萬年。
三名男子就座于悲歡閣的頂層,一邊眺望着從京師北門出城而去的大道,一邊各自默默飲酒。這是一座老字號的三層酒樓,位于松林密布的小丘之上,不知從何時起,這裡便成了京官專門送别外放官員的地方,待到他們任期已滿、返回京城時,亦在此處相迎。正如镌刻在前門上的開篇詩句所言,這閣子因其迎來送往之用而得名。
天空一片陰霾,春雨下得淅淅漓漓,仿佛永無休止。小丘背後的墳園内,兩個苦力正躲在一棵古松下避雨,彼此緊緊靠在一處。
三位友人已草草用過午膳,眼看道别在即,然而這最後的時刻卻煞是艱難,人人都試圖說些合宜的話語,卻搜腸刮肚也想不出一句來。三人皆是三十左右年紀,其中二人頭戴主簿的錦帽,即将上路的一位則頭戴地方縣令的黑帽。
梁主簿重重放下酒杯,對那縣令含怒說道:“年兄此舉真是大可不必,小弟至今為之倍感傷神!你明明可以做到大理寺主簿,如此一來,便與這位侯兄成了同仁,我等仍可在京師中逍遙度日,再說年兄——”
狄公捋着一把漆黑的長髯,已是頗覺不耐,此時斷然插話道:“你我此前已經議論過數次了,況且——”話剛出口,卻又立時煞住,歉然一笑又道,“我也對二位說過,整日埋頭案牍公文,隻研究些紙上官司,我早已心生厭倦。”
“那也不必非得離開京城吧。”梁主簿又道,“莫非此地就沒個令人起興的案子不成?戶部員外郎一案如何?那人似是名叫王元德,殺死下屬小吏,還從銀庫中竊走了三十錠黃金,從此遁迹潛逃。侯兄的叔父,戶部郎中侯廣大人為了此事,正天天催問大理寺可有消息,侯兄想必最清楚不過了!”
身着品官補服(譯注:指綴有“補子”的中國古代官服。明代補服的補子是一塊約40-50厘米見方的綢料,織成不同紋樣,再縫綴到官服上,胸背各一,表示品級,文官用飛禽,武官用走獸,各分九等。)的侯主簿面露憂色,猶豫片刻後方才答道:“我們至今仍未發現那歹人的一絲蹤迹。狄年兄,這案子可是大有趣味哩!”
“你想必也知道,”狄公淡淡說道,“此案由大理寺卿親自過問,你我看過的隻是例行公文與抄件而已,除了文書還是文書!”說罷取過镴制酒壺,給自己又斟滿一杯。
三人默然半晌,梁主簿又開言道:“年兄至少也該挑個更好的去處才是!蓬萊遠在海疆,霧雨連綿,甚是陰冷凄清。關于那地方,自古以來便有種種奇事異聞,莫非你不曾聽人講過?據說在風雨之夜,死人會從墳墓中爬出,海上吹來的迷霧裡常有奇形怪狀的東西,甚至聽說樹林裡有人虎出沒,腳上還踩着被咬死之人的鞋子哩!但凡明智識竅者,都會拒絕去蓬萊任職,誰知年兄竟然毛遂自薦!”
狄公卻是聽而不聞,興沖沖地說道:“試想甫一到任,便有一樁疑案擺在眼前。從此以後,我總算可以甩脫枯燥無味的案牍公文,能與有血有肉、生氣勃勃的大活人打上交道了!”
“别忘了你還得與死人打交道哩!”侯主簿淡淡說道,“派去蓬萊的查案官回京後,上報曰關于蓬萊縣令被害一案,至今不明兇手是何許人,亦不知為何要殺人害命。我曾經跟你講過,查案官帶回的案卷存放在大理寺檔房内,居然有一部分莫名失蹤了!”
“個中玄機,你我皆是心知肚明!”梁主簿附和道,“足見縣令被害與京師不無幹系。年兄若是辦理此案,天曉得會捅出什麼馬蜂窩來,或是因此被卷入高官顯宦們的陰謀中去也未可知!你已是明經及第,有此功名,留在京師中定會前程大好,何必埋沒在蓬萊那樣的偏僻之處!”
“小弟也建議年兄不妨三思。”侯主簿亦熱切說道,“眼下仍為時未晚。你隻需推說突發小恙,告上十天的病假,吏部自會另行委派他人赴任。狄年兄千萬聽小弟一句,隻因你我是知交好友,我才會道出此言!”
狄公見二友眼中流露出殷殷懇切之意,不禁頗為動容。自己與侯主簿相識雖不過一年,卻已深覺此人頭腦敏銳、才幹優長,一向贊賞有加。
狄公舉杯一飲而盡,起身溫顔說道:“二位一片憂慮關懷,足見高誼,狄某承情之至!二位所言甚是中肯,留在京師的話,于我的前程更為有利,但我自認應有此擔當。梁兄方才說的功名,在我看來隻是老套常規,算不得什麼大事,後來在朝廷檔房中埋頭公文,消磨數載,亦是乏善可陳。狄某心意已決,立志從今往後,上為天子,下為黎民,竭誠效力,萬死不辭,非如此不足以心安,蓬萊才是我走上仕途的真正起點!”
“或是終結也未可知。”侯主簿低聲咕哝一句,起身踱至窗前,正瞧見那兩個掘墓人已走出樹蔭開始掘土,忽然面上變色,連忙顧視左右,又轉頭啞聲說道:“外面已是風停雨歇。”
“那我便上路了!”狄公朗聲說道。
三人順着狹窄盤旋的樓梯,一路朝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