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狄公案·迷宮案(美國高羅佩研究者張淩全新無删減譯本 唯一獨立翻譯版本)

大唐狄公案·迷宮案(美國高羅佩研究者張淩全新無删減譯本 唯一獨立翻譯版本)

作者: 高羅佩(Robert van Gulik)

ISBN: B07RQYF2RG 出版時間: 2019-04-01

出版社: 上海譯文出版社

迷宮案編輯推薦★荷蘭漢學家高羅佩重寫初唐名臣狄仁傑傳奇
★兼具中國古典文學雅韻與西方偵探小說妙趣
★全新無删減譯本
★高羅佩手繪插圖
★創作背景全解析
★譯者研究高羅佩多年,獨自擔綱翻譯,保證文風統一
内容簡介“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成了“中國的福爾摩斯”,并被譯成多種外文出版,在中國與世界文化交流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筆。譯文版“大唐狄公案”計劃出版十五種,由研究高羅佩多年的張淩擔綱翻譯并撰寫兼具學術性和可讀性的注釋和譯後記,但因為是市面上僅見的一人獨立翻譯的版本,耗時耗力,故先推出五種(《黃金案》《鐵釘案》《湖濱案》《銅鐘案》《迷宮案》)以飨讀者。每卷配有高羅佩本人創作的插圖,古韻盎然,令人賞心悅目。
《迷宮案》是狄公案小說中很特别的一本,1952年,在台灣學者張立齋教授的幫助下,高羅佩在新德裡完成了此書的中文自譯本。小說講述公元670年,狄公調任蘭坊縣令,破獲丁護國密室被殺一案,倪守謙遺囑一案,白蘭失蹤一案。作者簡介高羅佩(1910—1967),荷蘭外交官,著名漢學家,先後在荷蘭駐日本、中國、印度、馬來西亞等國的使館工作,精通多種歐亞語言,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傳奇人物。
他曾評價自己一身三任:外交官是他的職業,漢學是他的終身事業,寫小說是他的業餘愛好。代表作有《琴道》《秘戲圖考》《中國古代房内考》等,而大型推理探案小說系列“大唐狄公案”在東西方讀者中影響巨大。
媒體評論“大唐狄公案”系列是高羅佩在世界偵探小說領域内開創的極其珍貴的一個支脈。
——《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狄公這位偵探,完全有資格同夏洛克•福爾摩斯相提并論。
——《洛杉矶時報》内容節選第一回遊蓮池湖畔逢奇遇赴蘭坊半路遭險情
天地之體,恒久萬年。上有日月,下有山川。
人倫禮義,出自聖賢。正道為本,律令輔焉。
若有智者,既慈且嚴。天之利器,為父母官。
善者蒙塵,終得雪冤。惡者雖狡,逃罪萬難。
值此大明永樂年間,天下太平,五谷豐登,四方無旱無澇,萬民富足樂業。凡此種種,全賴當今聖上仁德。既是太平盛世,作奸犯科之事自然鮮少發生。有人若想研究刑偵探案之道,當世記述必定少而又少,因此非得向前朝典籍中去搜求文獻不可。
敝人平日最喜這門學問,一向孜孜以求,不但在故紙堆裡四處翻尋昔年案錄,而且每逢與知交故舊在酒肆茶坊中小聚時,一旦有人說起前代著名判官折獄斷案的轶聞,我也總是從旁凝神傾聽,引為樂事。
話說一天午後,我想起荷花開得正盛,欲去賞看一番,便獨自漫步穿過西園,又走過雕花漢白玉石拱橋,行至蓮池中央的小島上,在一家飯鋪的露天平台中,尋了一個清靜角落坐下。
我飲了幾口熱茶,嗑着瓜子賞看湖中美景,隻見滿眼粉荷碧葉,密密匝匝遮蔽了整個水面,湖畔男女老幼往來穿梭,煞是熱鬧。平日裡我時常暗自打量路人,觀其衣着舉止,度其性情家世,以此自娛,倒也饒有樂趣。
這時隻見兩個年青美貌的女子一路挽手走來。我見她們眉眼十分相像,立時斷定必是一對姊妹,然而看去卻又性格迥異。年幼的歡快活潑,口中叽叽呱呱說個不停,年長的卻一臉端莊畏怯,幾乎不曾開口答言,面上愁雲密布,想必遭遇過什麼不幸之事。
二女在人群中消失了蹤影,又見一個老妪緊跟在後,手拄一柄拐杖,行路時腳下微跛,似乎一力要追上二女,看去像是保姆仆婦一類人物。待她從眼前經過時,卻分明瞧見面相獰邪,似非良善之輩。我連忙移開視線,轉而留意起後面一對清俊的少年男女來。
隻見那男子頭戴一頂秀才的冠帽,女子衣着端莊,一身少婦打扮。二人走路時雖不在一處,卻又兩下眉來眼去,一望便知乃是同行。看其舉止鬼祟,我心想這一對男女定是暗中結有私情。從平台前經過後,那女子想要牽住男子的手,男子卻立時将手抽回,還頻頻皺眉搖頭,示意不可。
看罷路上行人,我又轉頭漫視座中賓客,卻見有個中年男子,亦是獨坐一旁,身材肥碩,衣冠齊整,圓圓一張臉面,看去甚為和悅健談,似是田主鄉紳一流人物。我唯恐如此徑直打量,會被他誤以為有意結交,于是趕緊顧視左右,皆因自家更喜獨坐一隅心中浮想,尤其是忽見對方眼光一閃,不覺心生警惕。此人雖說面相和善,卻又帶着一副精明冷酷的神氣,保不定是個陰險狡詐、心懷鬼胎之徒哩。
過了半日,又有一位須發如銀的老者款步走上台階,身穿一件黑絨鑲邊的褐袍,拖着兩條闊袖,頭戴一頂黑方帽,雖未佩有官徽标識,卻是儀表堂堂、氣度不凡,兩道白眉下雙目如電,拄着手杖立在當地,正朝四下打量。
我心想如此高齡長者被撂在一邊不得入座,未免有失禮數,于是連忙起身相邀。老者拱手一揖,從旁坐下。我二人一面飲茶,一面客套寒暄幾句,老者自稱姓狄,曾任刺史之職,如今已然緻仕。
彼此交談一陣後,我發覺此翁竟是學識淵博、品味高雅,談詩論文愈發起興,間或又觀望一番池邊行人,不知不覺便過去了大半日。
我聽那老者說話時帶有山西口音,便趁着談興稍減之際,詢問他與太原狄氏可有淵源。太原乃是山西省府,早在數百年前的大唐時候,狄家曾經出過一位名垂青史的忠臣良相,名字叫做狄仁傑。
老者一聽這話,忽地目光灼灼,手撫長髯,含怒說道:“不錯!老夫确是太原狄家之後,先祖中得有狄公這般傑出的人物,自然甚感榮耀,誰知竟也生出許多煩惱。隻因每每在飯鋪茶坊中受用茶飯時,不時便會聽見旁人議論先祖,說到狄公在朝廷任職時的政績轶聞,大體倒還屬實,并且官修正史中自有傳略行述可資查證,然而一旦提及他早年擔任地方縣令時的經曆,有些無知無識之輩便會信口開河。雖說狄公确因破獲過許多疑案而聲名遠播,但是此類街談巷議,卻多數不盡不實,甚或荒誕不經。狄家自有狄公辦案的詳錄,代代相傳,已有數百年之久。奈何出門在外時,這些假捏而成的妄言常會飄入耳中,令老夫氣悶不已,有時竟至吃喝未畢便拂袖離去。”說罷搖頭歎息,還氣惱地用手杖連連戳地。
我聽說這位老者果然是狄公後人,不禁心中大喜,起身恭敬一揖,說道:“老人家,小生一向專愛搜集前朝著名判官辦案的實錄,并樂于細細研讀古書中的記載,絕非信口開河、輕嘴薄舌之徒。對于後人而言,豈不是正該以史為鏡,照出我輩的缺陷不足,并以此作為警誡麼?此類記述不但能夠移風易俗、教化民衆,也是對邪惡之人的有力威懾。要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作惡者終得惡報,哪裡還能找到比這更好的明證呢。
“依小生愚見,前朝判官之中,實在無人可與狄公相比,故此多年以來,一直四處搜求狄公斷案的記載。今日既是有緣相遇,并且老人家又知曉許多掌故,特此恭請惠示一二,讓小生有幸聆聽幾段鮮為人知的舊聞,自是感激不盡。”
老者一聽,立時爽快應允,于是我便邀他一同用飯。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