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來自馬裡烏波爾

她來自馬裡烏波爾

作者: [德]娜塔莎·沃丁

ISBN: 9787513342988

EBID:304273

出版時間: 2021-04-01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内容介紹 “如果你看見過我曾見到的。”母親總是一再重複這句話。 “親愛的上帝,請讓我感覺她感覺到的,隻要一瞬間就好。”多年之後,女兒這麼說道。 娜塔莎·沃丁十歲的某天,母親出門,再也沒有回來,後來才得知母親自沉雷格尼茨河,沒能留下隻言片語;父親則酗酒,終日埋首俄語書籍。——在那之後,作者才意識到自己對她一無所知,唯一知道的是她來自馬裡烏波爾,1943年作為強制勞工被驅離烏克蘭,前往德國。憑借少得可憐的線索,娜塔莎·沃丁一點一點地把碎裂的瓷片拼接在一起,她發現,這個家族的過往是一個巨大的謎,是一則關于東歐苦難的曆史寓言……作者用迷人的方式完整還原了一部母親的個人史、家族史、二十世紀動蕩史。雖然這是一部非虛構作品,卻比虛構作品更魔幻,更戲劇化,也更驚心動魄。 ------------------------------------------------ ★編輯推薦 ◎一部家族史,百年世界災難縮影 ◎20世紀東歐災難實錄,填補二戰東方勞工史出版空白 ◎堪與溫弗雷德·塞巴爾德媲美的作家,用文字搶救逝去的生命與記憶之書 ◎重寫東歐史,拼接曆史的碎片,完整還原悲恸個人史。12000000名東方勞工,絕非二戰猶太人大屠殺之外的曆史注腳,展示歐洲文明悲劇的全景,揭示烏克蘭人不為人知的命運 ◎斬獲德語第二大文學獎“萊比錫圖書獎”(非虛構類)、德布林獎,德語文學在線、《明鏡周刊》、《德國時代周報》、《法蘭克福彙報》、《南德意志報》等高度贊譽 ◎一出版即譯為法國、黎巴嫩、意大利、立陶宛、荷蘭、西班牙、烏克蘭、阿拉伯等文字,長期踞于德國圖書榜首 ------------------------------------------------ ★媒體評論 以家族史展現了世紀全景……一部了不起的作品。 ——《明鏡周刊》 ……隻有通過個人性的叙述,我們才能知道曆史事件是怎樣影響了一個人的經曆,當下的事件是怎樣從根本上形塑了一個人的生命。這部作品讓人看到了德國偉大的記憶藝術家塞巴爾德從遺忘中搶救逝去生命的影子,這絕非偶然。 ——勒夫勒(Sigrid Löffler),2015年德布林獎頒獎詞 關于遺忘的重要文本。……這部扣人心弦的傑作,已經遠遠超出了尋找個人家族之根的範疇。 ——德語文學在線 人類的生命是如此渺小又如此豐富,在曆史的粉碎機裡消逝得又是如此悄無聲息。這就是《她來自馬裡烏波爾》所講述的,作者在虛構和研究、重構和記憶中遊走,尋找。……作者的語言樸實無華,但這再合适不過。……非常偉大、極富影響力的藝術。 ——猶克‧瑪根瑙(Jörg Magenau),德國廣播電台文化台 不可預知和令人大跌眼鏡的線索盤根錯節,活像一部犯罪懸疑片,每個細節都增添了張力,偶然又衍生出了一連串不可思議……《她來自馬裡烏波爾》是二十世紀災難史的縮影,其影響至今綿延不絕。 ——赫爾穆特·伯蒂格(Helmut Böttiger),《德國時代周報》 近年來有好幾部關于二十世紀夢魇的作品,它們與暴力相關,如檔案中記錄般遙遠。雖然娜塔莎·沃丁僅展示了正在發生的故事的一小部分,但她的講述是如此拉近了讀者,我們在當中看到了我們自己。 ——《法蘭克福彙報》 娜塔莎·沃丁确立了一種既古典又非凡的寫作範式。 ——漢斯-彼得·庫尼施(Hans-Peter Kunisch),《南德意志報》 革命,饑餓,世界大戰,内戰,古拉格,這是一個更富戲劇性的家族故事。……娜塔莎·沃丁繼承了曆史學家似乎無法接續的使命:将強制勞工和戰俘的曆史曝光在公衆的視野中。 ——德意志廣播電台 這本書引人入勝,讀開頭第一句話就把心提溜到了嗓子眼,悲壯,震撼,很難停下翻動紙頁的手指。……屬于赫塔·米勒和凱爾泰斯·伊姆雷一脈。 ——《科隆城市報》 ……一部偉大的書,對抗沉默。那是一段鮮活的,生動的,發出叩問的,絕望而又動人的曆史。當然,也充滿了痛苦。這是一部催人淚下的書,是多重線索和尋找下的個人史書寫。 ——巴伐利亞州第二電台文化頻道 憑借有限的信息,沃丁小心翼翼地把謎一般的家族史碎片拼接起來,于是便有了這部飽受贊譽的深情傑作,堪與W. G. 塞巴爾德媲美。……《她來自馬裡烏波爾》填補了文學領域的空白,通過對母親家族的深情追溯,為成千上萬東歐人民樹立了紀念碑。 ——New Books in German 這本書呼籲人們關注那些鮮為人知且往往不是焦點的曆史議題,納粹德國的東方勞工史即其中之一。有時候它像一本推理小說,在這本書面前你根本停不下來,因為你不知道娜塔莎·沃丁還要往窟窿裡填充什麼。許多東西浮出曆史地表,但還有許多沒有說出來。這就是書寫家族史的意義。 ——Beyond History 此書再次揭開了德國曆史上的一塊傷疤。許多檔案材料被刻意銷毀,記憶随着當事人的去世而蕩然無存,即便尚有知情人在世也大多緘口不言。……相信随着該書的傳播,這段被遮蔽和遺忘的曆史會重新進入公共記憶之中。 ——中國《文藝報》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