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謠

民謠

作者: 王堯

ISBN: 9787544785822

EBID:305926

出版時間: 2021-04-01 出版社: 譯林出版社

王堯 0 0 0
“我坐在碼頭上,太陽像一張薄薄的紙墊在屁股下。” 時間撥回至一九七二年五月。依水而生的江南大隊,漫長的雨水終于停歇,麥子發酵味道籠蓋村莊,暗潮湧動于日常。碼頭邊,十四歲的少年等待着了解曆史問題的外公,江南大隊的人們等待着石油鑽井隊的大船,然而生活終以脫離人們預計和掌控的方式運行。少年在碼頭邊左顧右盼,在莊舍與鎮上間遊走返還,在交織纏繞的隊史、家族史間出入流連。他于奔跑中成長,于成長中回望,回望裡,記憶發酵,生長。曆史老樹的黃葉,一片片落入《民謠》的故事和人物,飄揚,旋轉,飛翔。 作者王堯為其首部長篇《民謠》準備了二十餘年,藉此完成了他重建個體與曆史之間聯系的夙願。他以故事中人與故事看客的雙重身份,雜糅評點、抒情批判,歲月流逝中的碎片和碎片不斷碰撞,顯露出新的縫隙,而小說由此拼湊出一條真正能夠進入曆史的現實路徑。這裡有故事,但波瀾不驚;它從曆史走來,也脫胎于每個日常;散曲民謠中包裹着唱不盡的人事變遷與世情冷暖。《民謠》鋪寫一個少年的成長精神史,一個村莊的變遷發展史,一個民族的自我更新史。它以個體細微纖弱之小記憶,呈現時代的宏闊酷烈。 【編輯推薦】 1.學者王堯長篇小說處女作震撼問世 多位作家、評論家一緻推薦:莫言親筆題寫書名,蘇童、麥家、程永新、王春林、程德培盛贊,閻連科萬字長文薦讀。王春林:《民謠》像金宇澄《繁花》一樣,是典型南方寫作的範本案例。程永新:到《民謠》,王堯已獲得一個真正有漢語之子的地位。張學昕:《民謠》屬于靜默于壺中的烏托邦,格非的“江南三部曲”是被煮沸的烏托邦。 2020年甫一發表,旋即入選多種年度榜單:2020收獲文學榜長篇小說榜、《揚子江文學評論》2020年度文學排行榜、探照燈書評人好書榜2020 年度長篇小說。 評論界空前熱議,主流刊物《小說評論》《當代作家評論》《揚子江文學評論》推出評論專輯。 2.王堯是誰?二十年磨一劍,他從長江學者到“漢語之子”,引起文學圈驚歎 王堯,作家,評論家。蘇州大大學文學院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首席專家。曾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理論批評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等。主要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對長篇小說心懷敬意的學者王堯,一直在尋找自己經營的理想方式。二十年磨一劍,2020年,王堯推出長篇小說處女作《民謠》,引起文學圈震撼。“我可能因為這部小說成為小說家,不再是批評家了。現在寫小說就是小說家,寫散文就是散文家,寫詩就是詩人。我慶幸,我趕上了這麼容易命名的年代。” 3.《民謠》寫了什麼?一個少年的成長心靈史,一個村莊的變遷發展史,一個民族的自我更新史。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試圖重尋民謠習得的年代,那是記憶的原點。 王堯為他的長篇小說處女作《民謠》準備了二十餘年,他把自己的文學理想、文學追求、文學實踐都揉進了《民謠》裡,借此完成他重建個體與曆史之間聯系的夙願。水鄉迢迢,且歌民謠。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在試圖重尋民謠習得的年代,那是記憶的原點。 他以故事中人和故事看客的雙重身份,雜糅評點、抒情或批判,歲月流逝中的碎片和碎片不斷碰撞,顯露出新的縫隙,而小說由此拼湊出一條真正能夠進入曆史的現實路徑。 《民謠》融貫作者的創作理念:曆史是故事,人物是細節,以小人物的曆史诠釋曆史的破碎光影,以毛茸茸的細節探觸真實與虛構的邊界。以個體細微纖弱之小記憶,抵擋時代宏闊酷烈之大記憶,重返曆史瞬間。 “這二十年我自己變了,我想象中的人物、事件和筆下的人物、事件也變了,我唯一沒有猶疑的是我總想在一個曆史時段的叙事中完成對自我的批判,并且在這個過程中呈現‘我’或‘我們’被曆史塑造的真相。” 4.《民謠》寫得怎樣?一個豐厚而異質濃厚的多元體。《民謠》“重建了小說之根基,推開小說革命之門窗”。 2020年,在郁達夫文學獎的評審會議上,評論家王堯提出新“小說革命”的命題,引起文學界強烈反響,而《民謠》也可看作是作家王堯對新“小說革命”所做的文學實踐。《民謠》堪稱一個豐富而異質濃厚的多元體:它用語言挽救語言,以記憶之纖維充盈文本,以個體記憶私化曆史。 閻連科認為:“《民謠》重建了小說之根基,也推開了小說革命之門窗,在整個當下的文學創作中,它像貝聿銘在盧浮宮直立起的那座現代金字塔,是傳統之入口,亦是現代之出口,而每一個從那入口、出口進出的人,愛與不愛大約都要在那駐足觀望一陣子。” 5.如何閱讀《民謠》?考究的作品紋理,豐滿的文本枝節,創造性的寫作框架,王堯以裡程碑式的文學實績,呼應龐大寫作野心。 一、文體結構上,全書分為四卷和雜篇、外篇,借鑒《莊子》内篇、雜篇、外篇的篇目結構,賦予文本更高的文學延展性和闡釋空間。 二、語言風格上,《民謠》既可看作典型的南方寫作的範本案例,纡徐宛轉中有盎然水意,又将語言肌理摸得透徹入骨,形成綿密雅緻的豐厚文本。 三、叙述技巧上,少年到中年的多重視角切割,學生到知識分子的多種身份轉換,建構文本到解構文本的多維叙述嘗試,以具體而微的個人成長史角力宏闊酷烈的時代命運,重新探索自我與曆史的關系,體現了小說以小搏大的磅礴野心。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