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

作者: 朱西甯

ISBN: 9787547739587

EBID:307830

出版時間: 2021-05-01 出版社: 北京日報出版社

朱西甯 0 0 0
◎作品看點 ★台灣文學家朱西甯短篇小說經典《狼》大陸首次出版,以精純之筆召回古老中國。——朱西甯公認經典代表作,《狼》續接《鐵漿》《旱魃》中北方農村集鎮的傳奇人物與古老事件,锲刻鄉土的原力、蠻荒的人性、義士的慈悲、市民的素樸。朱西甯以一支精純之筆,将失落的古老中國一點一滴召喚回來。 ★莫言心中的文學先驅,白先勇、劉大任、戴錦華贊譽,“居然在台灣發現了魯迅與吳組缃的傳人”。——《狼》勾勒出蠻荒原始的人性,近乎永恒。在人與狼、人性與獸性相互颉颃之間,一顆純潔童心,稱出“愛”與“寬恕”的重量。 ★“從中國新文學發展史上看《狼》,它是一座東方式的、色彩明豔的高塔。”司馬中原、李靜長文解讀,深刻完整呈現朱西甯獨特小說美學。——朱西甯是中國文學沉默謙和的先行者,他的小說朗澈悲壯,又溫厚素樸,傳統與現代并觀,尋求人類靈明的覺醒。“他精神深處站立着一個神秘、諧和、無限展延、不息流動的玄色宇宙。”(司馬中原)“他為中國小說貢獻了一種全新的東西——關于‘愛—犧牲—救贖’的肯定性叙事,讓我們久違地想起了‘重要的事物’。” (李靜) ◎作者簡介 朱西甯(1926-1998),台灣小說家,作家朱天文、朱天心之父。 生于江蘇宿遷,祖籍山東臨朐。本名朱青海,杭州藝術專科學校肄業。一九四九年随軍赴台,曾任《新文藝》月刊主編、黎明文化公司總編輯、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系兼任教授。一生專注寫作,以小說創作為主,兼及散文、評論。著有短篇小說集《狼》《鐵漿》《破曉時分》《冶金者》《現在幾點鐘》《蛇》等;長篇小說《貓》《旱魃》《畫夢記》《八二三注》《獵狐記》《華太平家傳》;散文集《微言篇》《曲理篇》《日月長新花長生》等。 【理想國·朱西甯作品】 鐵漿 旱魃 破曉時分 狼 華太平家傳(即将推出) ◎内容簡介 欲念從天而降,人的千萬種悲劇即是這樣省力而來,方便而來。 《狼》是台灣文學家朱西甯先生短篇小說集,收錄九部短篇經典,首次在大陸出版。《狼》續接《鐵漿》中北方農村集鎮的傳奇人物與古老事件,雕镂深刻,人物與故事均從那個“純純粹粹的中國”流淌出來:《偶》中被欲念困惱的獨居老裁縫,《生活線下》中天人交戰後選擇守護素樸信念的三輪車夫,《再見,火車的輪聲!》中沉溺于研究“無聲鐵軌”的癡狂留德博士,《蛇屋》中遭受内外困厄後終尋得真正信心的民族負轭者蕭旋,《狼》中在蠻荒環境裡持守東方傳統恕道的大毂辘……傳統的原貌、生存的情境、原欲的引誘、人心的重壓,古老中國遭遇現代文明,永恒人性渴望遭遇現實壓抑,每一篇都蘊蓄堅實豐盈的光彩和迷人韻味。 在朱西甯鑄造的文字原鄉,人在日月山川裡行走,愚昧暴力不曾缺席,而仁愛信義光光朗朗、正大堅實。他是文字锲刻者,用一支精純的筆,将失落的古老中國,一點一滴召喚回來。 ◎名人推薦 你的作品除了我最欣賞的比地方色彩更深一層的鄉土氣息外,故事性強,相信一定有極廣大的讀者群,将來還會更擴大。 ——張愛玲緻朱西甯 提起朱西甯,很容易使人想起日本的川端康成來,都是那麼幹幹瘦瘦的,都有對大眼睛,目光如炬,閃着智慧的光芒。對于文學的執著和寫作态度的嚴謹也一樣。川端的作品幾乎一色取材自大和民族,而朱西甯的小說故事也絕大多數發生在我國古老的大地上。 ——林海音 從朱西甯的作品,我不難發現他精神深處站立着一個神秘、諧和、無限展延、不息流動的玄色宇宙;他以那樣的宇宙和他生命中曆史和現實的雙重感受相對照、相比重,建立了他的觀念。從中國新文學發展史上看《狼》,它是一座東方式的、色彩明豔的高塔。對于朱西甯本身而言,這是他宗教精神、内在蘊蓄表露得最深的一篇作品。 ——司馬中原 朱先生是我真正的先驅。我在家鄉聽說過的故事,朱先生早我幾十年就聽說了。我使用的素材,朱先生早我幾十年就使用過了。作者使用的素材雖然是鄉土的,但作者注入到小說中的思想,卻大大地超越了鄉土。他異想天開,視萬物皆有靈。這樣的語言是諸多小說家夢寐以求的,我大概地可以想象出朱先生用這樣的語言,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台灣文壇上造成的震蕩。 ——莫言 居然在台灣發現了魯迅與吳組缃的傳人。 ——劉大任 朱西甯先生占據着一個非常奇特的位置,他的作品喚起我們很久以來中國尋根文學的一種民族寓言的書寫,而這種民族寓言又是台灣本土的。他的事業、他的氣度、他的文學和人生的訴求,又是此後的作家難以企及的高度。 ——戴錦華 朱西甯先生的小說,表面像銅綠斑駁的古鏡,内裡卻是透射人之五髒的X光機。樸舊、中國、嚴正而溫柔,卻又現代、普世、精準而酷烈。 最重要之處在于:他為中國小說貢獻了一種全新的東西——關于“愛—犧牲—救贖”的肯定性叙事。 ——李靜 朱西甯的小說可以上接魯迅,乃至三、四〇年代沈從文、吳組缃等人的原鄉視野;而下接王祯和、黃春明的本土情懷……甚至對照八〇年代大陸尋根作家,從鄭萬隆到賈平凹,從莫言到劉恒……實為尋根作家亟應尋回的海外根源之一。 從《鐵漿》過渡到具有明白宗教企圖心的《旱魃》之前,朱西甯的《狼》值得一提。朱西甯安排了一個年幼孤兒的天真觀點,來看成人世界的情欲糾紛,是一妙著。朱西甯借此闡明了人的救贖,全系于愛恨一念之間。心中之“狼”怯除,我們乃得以和平關愛之心,稍補世間缺憾。 ——王德威 朱西甯的《狼》和《鐵漿》等作品在今日讀來仍讓我感動。那裡邊有鄉土卻不是台灣的鄉土,雖說存在于大陸但也都沾染了許多變形、扭曲和想象的成分,因此,對我它更具有傳奇或志怪般迷人的氛圍、巴赫金的嘉年華精神,它給當時的台灣生活提供了一個充滿活力的空間與國度。像《狼》,更勾勒出蠻荒原始的人性,是更接近永恒的。 ——郝譽翔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