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園之歌

神秘園之歌

作者: 張潔

ISBN: 9787532463701

EBID:62473

出版時間: 2005-01-01 出版社: 少年兒童出版社

張潔 0 0 0
上海女作家張潔的三本書《敲門的女孩子》《穿越你的影子》《神秘園之歌》,少兒社(上海)隆重推出,打的是“月光少女小說”的品牌。用月光來形容張潔的少女小說,真是太恰當、太準确了。 張潔的小說多用第一人稱,這使她的文體呈現一種真摯、純情、秀美的叙述調子,能使閱讀者迅速得到心靈的感應。對成人世界污垢一面的反感與排斥,與人相處中的失望失意,感受生活的困惑和拙于表達的憂郁,這些少年成長中的敏銳情緒跟少年對純真美好事物的感動同時共存着,它們顯出既豐厚又飄逸的審美效果來。 張潔的小說總體上都有空靈飄逸之美,這與作者看待生活與選取素材的視角有關。作者的心中有着一種“既簡單又無限”的完美理想,她好奇、困惑、拷問生活,都以那種理想作着依托,一點人性的瑕疵都會為之心痛,但同時也會原諒。少女的心理如天上的雲絮綿密翻滾,但她們的飄逸是有着内在定力的。 太過流暢的東西,讀後會有簡單之感。表達與文字過于流暢的話,一般是因為作者對自己要想表達的東西已經圓熟地把握了,它們在筆底下顯得胸有成竹,遊刃有餘。而這樣的文字這樣的作品現在已經是太多了。有評論家曾經告誡作家們,在你覺得太流暢時試試要抑制這種流暢。圓熟同時也是一種俗,太過流暢難免效果平面。欣喜地發現張潔是遠離了那種圓熟與太過流暢。張潔的文字是美的、準确的,但當她在作品中構造某種意境時,不是居高臨下而是身臨其境的;她在描寫困惑時不是要通過描寫來解答困惑,而往往是寫的同時正困惑着。 我認為張潔作品最出色的東西,不是它要反映的思想,而是作品本身的形象性。用一句文學理論的俗語說:是形象大于思想。作品本身豐腴了,思想才能獲得感染力。甚至,我認為甯可形象“毛邊化”“毛糙化”,也要強過于形象的被概念化、被幹瘦化,特别是對于少兒小說來說。對于我們的文學現狀來說,思想已經太多太空也太濫了。張潔的長處正是張潔的文學潛力之所在,它是一種天生的修養,因為特别真摯的态度所緻;同時也是一種才能。各種人物活靈活現的對話、生動的糾葛、靈動的場面、缥缈的思緒——它們的成功再現,就是因了以上的兩個原因。既是才能,也是修養。因為真摯,就會感同身受完全地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與表現;因為才能,便将它們生動地表現了出來。所以,張潔不但能塑造出與自己同一類的敏感美好的少女形象,也能成功勾畫問題男孩一類的形象,《花開的時候》就是一部很好的小說。對人性詩意的珍惜與生命的活力,這兩極在張潔的作品中共存着,男孩女孩身上所表現出的那種活潑、頑皮、跳蕩、反抗,有時它們以近似粗壯強硬的面目出現時,不禁令人驚訝它們與作家本人那種纖秀形象之反差。但這是毫不奇怪的,有了更為廣闊強勁的生命力的支撐,人性的詩意表達才不會是纖細的、貧弱的,而是具有力度。生命力本身也是一種詩意,它們與作家的敏銳性同樣重要與寶貴。 當作家的悲憫性與寫作題材完好地切合融洽時,或者說,作家找到的叙述角度不多也不少地抒發自己的情懷時,更精緻的作品就出現了。我認為《晚茶花香》《人間煙火》《沐浴陽光下》《天堂的孩子》《花開的時候》,包括長篇《敲門的女孩子》是張潔小說中最出色的,它們擁有出色的叙述節奏,形式内容和諧統一,布局結構勻衡而有餘韻,就是與成人文學作品擺在一起,它們也是出色的。很巧的是,它們大多是第三人稱的,這使我想到,是否第三人稱的小說,更能使張潔冷靜而有控制。也許找到特定叙述人稱的霎那,作家的藝術構思也瞬間成熟。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訪問不迷路,關注公衆號。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暫無短評我來說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