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包裹》購買

從在酒店房間裡被強奸後,埃瑪就不再踏出家門半步。她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會成為那個被媒體稱為“理發師”的變态連環殺手的第三個受害者,為什麼自己和其他受害的女人一樣被剃光了頭,但卻沒被殺?埃瑪每時每刻都活在恐懼中。她兒時的妄想症開始發作,她開始懷疑周圍的一切。每個男人都可能是殺手,因為她從未看到過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