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生長(權威未删節版)

馮侖 0 0 0
購買書籍請點這裡 下方資源僅供試讀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訪問不迷路,關注公衆號。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文:無非
頂級商界領袖馮侖代表作,權威未删節版,首次獨家發布一萬字勁爆内容!
三十年來,中國民營企業從前公司時代發展到公司時代,21世紀後又進入創富時代,馮侖是一個親曆者,他所創辦的萬通公司也伴随着其他民營企業經曆了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過程。因此,馮侖對民營企業的所謂“原罪”、合夥人制度、管理邏輯以及生死存亡等都有着自己獨到的見解和思考。民營企業家中,有成功者也有失敗者,王石為什麼成功?牟其中為什麼失敗?馮侖通過近距離觀察給出了頗具特色的企業家素描。此外,關于幸福、關于金錢、關于偉大、關于女人……馮侖均用他鮮活麻辣的語言進行了解讀,書中精辟的語言展現了典型的馮式風格:不麻辣、不深刻、不性情,就不是馮侖。 本書是“商界思想家”馮侖首次獨家發布的《野蠻生長》的權威未删節版。在過去的6年間,《野蠻生長》創下了暢銷100萬冊的驚人記錄,引起極大的反響,被譽為創業者與年輕人必看的勵志經典。此次獨家發布的權威未删節版,還原了馮侖未被收錄的一萬字勁爆内容,還全面收錄了麼知名插畫師聶峻專門為《野蠻生長》精心繪制的插圖,全文在保持雙色印刷的清爽閱讀感之外,更增加了8P全彩插圖,物超所值!書中馮侖将中國民營企業二十多年的創業發展史娓娓道來,分享了自己經商、做人的種種感悟,精辟的語言展現了典型的馮式風格:不麻辣、不深刻、不性情,就不是馮侖。 《野蠻生長》書評:野蠻生長才能戰勝邪魔歪道
《野蠻生長》是一個好書名,與王朔的《動物兇猛》一樣妙,馮侖有一種特别的睿智和幽默,拿捏有度,點到為止,化解了描寫商業書特有的血與淚,争與鬥,髒與臭,這種難得的結合讓它不僅有個好書名,内容也還不錯。但說實話,封面,的确紮人,個人覺得把那一整張人像删掉,在封面中間安靜躺着黑體“野蠻生長”四字會更好。
據說馮侖是段子高手,這本書也說了很多故事和例子,每一個故事深挖下去都能成為一個生動的素材,研究中國民營企業成長史的人可以借鑒。那是一個充滿冒險,讓人好奇的時代。理想主義漸退,市場經濟興起,各路英雄碰撞,掙紮于各自的理想與現實。
馮侖并沒有一段接一段說自己如何創業,如何辛苦,經曆如何複雜,他特地分成很多個小标題,每個标題下講自己的經曆,體會,心得,我尤其看重他總結的句子,或者說是他的真心流露,的确都是真知灼見,比如“偉大是熬出來的”跟“我過的很辛苦”同樣都是說創業和做人,但表達的效果能一樣嗎?
文字淺白,通俗地讓人完全不用花心思理解,這類書并不需要苛求語言的文學性和優美性,隻要把故事講好,把道理說透就好。後者顯然馮侖做到了。
那我們還可以在這本書看到什麼呢?我想更多的是,它已經不自覺地颠覆了我們對商人的傳統看法,商人不僅為利,也為民,不僅有手段,也有理想,以馮侖、王石等為成員的企業家顯現出了難得的堅守。
他談工商企業,要關注環境,關注弱勢群體,關注财富合法性與道德;他談投資,要投資時間、人才、還有今天。
他看趨勢,認為要把别人的曆史當做我們的今天和未來,要從經濟政治等角度去做邏輯研究和推演,用直覺和經驗去感知;還有管理的五大悖論:變革與穩定,集權與分權,個人價值和集體價值,利潤最大化和社會責任,破和立。
他談錢,錢有是非,觸到雷池即死,所以支出的和收入的每一筆錢都要明明白白,想好是非問題再做,我們都要管好自己的信用錢包。
他談關系,中國人的問題永遠不是事實問題,而是形式問題,是面子問題,面子大過天,但有時候“熟人的成本”會增大你的支出,關系的效果與規模呈反比,“甯挖一口井,不打十個坑”。
他談偉大,一個有價值男人的一生,是踐志的過程,是雕刻自己的一生,你要做一個企業的領導者,你要争的一定是别人不争的。偉大在于管理自己,不是領導别人,取決于時間和夥伴。
我還想引用書中那位留學生對王石的評價“透出世俗化的正直,不同于官場宣揚的道德、學者的清高。這種正直是經曆生活種種誘惑的結果 ”,完美的概括,我們都可以看出馮侖對王石的崇拜,這樣一個人也的确前無古人,能夠舍棄利,能做到“君子三變”,如果他出來選個市長或省長,估計沒什麼難度;至于牟其中,算是奇人,對他我并不了解,不論是非。
他談幸福,一個人能做到不算小錢、不算時間、不講是非就幸福、自由了 ;他把女人更多地是注重作用和影響,卻并沒有注意到情感部分,當然這是我們不恩給你千秋的地方;他說死亡時人生的導師和朋友絕對是金玉良言。
有些事馮侖并沒有深入細談,比如政商關系,比如四通,雖然他并沒有義務細談。我也理解有些事談下去就會觸到紅線,
無論如何,這本書還是讓我對于商人有了更多的了解和理解,在此之前,“無商不奸”還是深得我心,但現在,我會更願意去傾聽這些所謂“奸人”的聲音,至于他們的成敗是非奸惡,時間會證明。在這一野蠻生長中所産生的所有問題,都需要一個馮侖一再提到的制度去解決,這是給我最大的啟示。這個時代是幸運的,仍幸存着一些有理想的企業家,這體制壓得人喘不過氣,仍有一些人在野蠻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