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濟會密碼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訪問不迷路,關注公衆號。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序言 什麼是共濟會?我已經記不清曾有多少人問過我這個問題,也忘了自己有多少次開玩笑地回答:“對不起,我不能告訴你——這是個秘密!”事實上,這并不是個秘密。隻是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卻很難回答。本書将通過闡述共濟會的曆史、傳統與教義來揭開它的神秘面紗,使人們明白:其實它并非想象中的那樣神秘。如此一來,大家也會明白為什麼對于這個經常被提及的問題沒有一個确定的答案。 要對共濟會下定義,最大的問題在于沒有人或組織可以代表共濟會。當然,與其關系緊密的人,譬如我,确實可以就“什麼是共濟會、它主要是做什麼的、它的意義是什麼”等問題闡述自己的觀點。但這些觀點都是主觀的,我相信其他的共濟會會員——而且有很大一部分的會員——會持反對意見。但我一點也不在乎這些。事實上,共濟會的魅力之一,便是它對不同人的意義也不同。這也是現在人們對共濟會存在疑惑的根源之一。所以,請允許我用另一種方法來着重分析這一點。共濟會沒有總部,在其結構中也不存在類似主教或牧師,或是國際層面上諸如首席執行官的職位,從這一點來說,它是個分散的組織。任何個人或組織都無法完全代表共濟會這個群體。有些糊塗了吧?其實我們都很疑惑——我說的可不隻是那些非共濟會會員們! 因此,本書旨在從個人的視角揭開共濟會的面紗,但将側重于曆史層面。在闡述自己觀點時,我想我是比大多數人有優勢的,因為身為蘇格蘭共濟會總會的博物館及圖書館館長,我比别人擁有更加有利的條件獲得獨一無二的資料(特别是曆史資料),提供重要的證據,使我的解釋顯得有理有據。當然,這并不是說其他學者的觀點都是沒有根據的。 本書的内容反映了我對共濟會的主觀理解,并且根據我個人對于某些主題的重要性排序來确定。書中講到某些與共濟會有關的團體或組織時,我通常會提及其曆史或起源。然而,我不願意将共濟會描述成一個整體的組織,因為這樣會給它添上其他組織具備但其自身缺乏的若幹特點。類似創立時間、創始人、發展曆程、服務或“銷售”内容這樣的問題,對勞斯萊斯、微軟這樣的公司來說很簡單,但對共濟會而言,要難以回答得多。這并不是說我不會在書中提到這些内容,隻是書中的回答僅基于我個人的發現,因此有些同事和曆史學家們可能會贊同,有些則可能會反對。 本書将簡要地檢驗關于共濟會來源的主要理論,并探究它們的可取與不足之處。在簡述各種理論之後,我将着眼于世界各地的共濟會的發展(由于共濟會已經遍布世界各地,因此在第1l章我着重闡述同蘇格蘭共濟會相關的事件,以及發生在美國的若幹事件,相信讀者會覺得很有意思)。 把共濟會同其他的組織進行比較,是為了凸顯這些組織同近代共濟會的區别,使人們對其他“秘密社團”的運作有深入了解。同時,我也不得不考慮共濟會在當今社會的地位及實用性,否則就意味着在這個方面不存在問題。雖然很哕唆,我還是得再次強調,這些都隻是我的個人觀點,絕不代表我的工作單位蘇格蘭共濟會總會或我所參加的任何一個共濟會組織。當我随意針對共濟會進行概括性論述時,所涉及的問題無法在整體上代表擁有不同規章制度、選舉成員(偶爾開除成員)方式的個别組織。而在這本書中,有關共濟會與宗教、共濟會與政治以及共濟會與社會等方面的論述,也僅是我的看法而已! 由于關于共濟會組織(包括行會和會所)的最早記錄,以及在共濟會曆史上占不可或缺地位的宗教儀式都是在蘇格蘭發現的,我認為蘇格蘭就是近代共濟會的發源地。作為蘇格蘭土生土長的共濟會“專家”,本書中的讨論不可避免地将會以我對蘇格蘭共濟會曆史與文化的知識和經驗為基礎。在這樣的一本書中詳盡地區分蘇格蘭共濟會與其他地方現行的各種形式的共濟會,是不可能做到的。然而,在我看來,不管閱讀本書還是其他關于共濟會的書籍,很重要的一點,便是要把這種蘇格蘭的視角謹記于心。 大衆領域出版的很多書籍總會在某些方面提及共濟會(事實上,其中有些基本上是以共濟會為主題),這并不是什麼新鮮事。其實,早在1730年,非共濟會成員就開始寫作關于共濟會的書籍,當時,塞缪爾·普裡查德名為《共濟會解析》的小冊子在倫敦出版發售。在共濟會中,這類印品被稱為“揭秘書籍”(Exposure),是指以銷售為目的,講述共濟會儀式的印刷品。某些人宣稱這些書籍是為了“保護”人們免受共濟會誘惑,防止其加入共濟會,但對于這種“揭秘書籍”被用于盈利的事實卻隻字不提。 借此機會,我也要在書中“揭秘”人類所知道的世界上最古老的共濟會儀式!但我的動機不同,是為了澄清曆史。了解共濟會的來源,是消除圍繞共濟會而産生的一些荒誕說法的關鍵。“當然!這書肯定得有這樣的内容,它可是要花錢的!”嗯,我聽見您的話了,也明白您的意思。所以,如果您通過電子郵件聯系我,我也将很樂意為您免費提供這世界上最古老的共濟會儀式書——如果這就是您想要的話! 與共濟會儀式緊密相關的是共濟會符號。這是共濟會十分令人着迷的地方,它的内涵遠遠超出了本書的概述,值得我們細細研究。同時,我在書中舉出了若幹可能會讓你們有興趣深入了解共濟會的例子。 本書中所讨論的一些主題已經被其他學者深入研究過。因此,我在書後附加了精心挑選出來的推薦讀物書單。當代某些研究共濟會的作者總喜歡聲稱自己提出了不同于前人的獨特見解。事實上,這種獨特見解很少見。而且通常情況下,許多作者隻是重複了前代作者就此話題所提出的見解。毫無疑問,他們肯定加上了自己的“曲解”,而最近這些關于共濟會的理論中很少是原創的。這或許便是為什麼學術領域很少研究共濟會,并把它當做一個古怪的話題。這令人十分悲傷,因為正如大衛·史蒂文森教授所言,研究作為文化現象和社會現象的共濟會,對學習曆史的學生來說将受益匪淺。 我堅信共濟會對現代社會貢獻頗豐,這一點,也将在本書中得到明顯的體現。 羅伯特·L.D.庫珀 蘇格蘭共濟會總會博物館與圖書館館長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