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全知道(套裝共12冊)

梁啟超 1 0 0
40% Complete (success)有資源的書友
35% Complete (success)想要資源的書友
關注公衆號

推薦關注公衆號

訪問不迷路,關注公衆號。

請掃碼關注微信公衆號,或者公衆號搜索“ebookcn”

流動的音樂思維:先秦諸子音樂論新探本書探索先秦諸子的多元創新的音樂思維。先秦諸子思想是中國思想史上最重要的環節,并且是東亞思想的共同基礎。先秦思想的空前成就是諸子論辯的産物,不同思想家之間的互動,正是推動先秦學術發展的真正力量。經學:知識與價值經學作為中國傳統學術的主體,在中國傳統學術思想的發展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傳統經學,有一套獨具特色的知識體系,這套知識體系蘊含着古聖先賢對宇宙、社會、人生的特殊體驗,反映了他們的價值追求和生命智慧。本書即是部分當代學者對上述問題深入探讨的成果。唐人編選詩文總集研究本書分三編。第一編,總論部分,主要研究《文章流别集》《文選》《玉台新詠》等唐前編纂詩文總集對唐人編選詩文總集的影響、唐人編選詩文總集的社會文化背景、唐代詩文總集的編纂者及其心态、唐人編選詩文總集的選本批評功能及其價值、唐人編選詩文總集與文獻傳播。第二編,分論部分,大緻以傳統學術意義上的“四唐”分期,選擇唐人編選的諸如《續詩苑英華》《翰林學士集》《珠英學士集》等不同時期的詩文總集,以及李吉甫等詩文總集編纂者,探讨唐人在各個曆史時期編選的詩文總集及其特點、影響。第三編,輯考部分,在前輩學者研究的基礎上,補考唐人編選詩歌總集,輯考唐人編選文總集。中國風俗史作者夙有改良風俗之志,認為要理解并改良當時的風俗,不可不先述古俗。書中将黃帝以前至明朝的曆史,分為渾樸、駁雜、浮靡、由浮靡而趨敦樸四個時代,希望通過分析總結古俗,“正風俗以正人心,或亦保存國粹者之所許也”。本書初版于1911年,是中國社會史第一部專著,具有開拓之功,至今仍有很高的學術價值。明史講義本書是作者20世紀30年代初在北京大學授課時的講義。明史講義全書分為二編:第一編總論明史在史學上的地位和明史體例;第二編對明朝各個時期的史實進行了高度概括,見識高遠、考證翔實、輪廓清晰,在明史研究領域有着深遠的影響。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本書是一部影響深遠的學術史名著,将近三百年的學術流變,數以十計的學科概貌,上百種學術專著,幾百位儒士學者,縱橫論列,條分縷析,深入淺出,實為梁氏學術論著的代表之作,在中國學術思想史研究上占有很高的學術地位。先秦政治思想史本書原為1922年梁啟超在北京政法于門學校和東南大學講課的内容,經整理出版,堪稱梁啟超研究先秦思想史的代表作,亦體現了梁啟超晚年的文化觀和政治思想。清史講義本書利用《清實錄》和《清史稿》,又兼采檔冊及《朝鮮李朝實錄》等鮮為人用的史料,通過對各種史料的考證,考訂了清之先世源流、揭示了八旗制度原貌,剖析了清代曆史的核心問題。此書對清朝前期二百年之政治、經濟、文化進行了全面的簡要叙述,是有關清史問題的重要著作,為研究清史者必讀之入門書。中國曆史研究法本書是梁啟超晚年涉獵東西方史學著作,結合中國史書的過去和現狀,系統整理的史學理論佳作,條分縷析,言簡意赅,有理論,有方法,有例證,有判斷,不愧是中國近代史學的名著。作者對中國傳統史學了解極深,價值充分領會西方史學研究的精義,結合自身研究經曆,其中很多治學經驗,至今仍有重要參考價值。文心雕龍劄記本書是黃侃先生在北京大學講授辭章學和中國文學史的講義,對《文心雕龍》這部中國古代最重要的文學理論專著作了細緻入微的深入剖析,堪稱清末民初三大文學流派紛争中湧現出來的一部名著。作者以其過人的才力和不懈的鑽研,心血所聚,文字洗練,見解曆久彌新。先秦學術概論本書論述先秦諸子學術,全面分析先秦學派的源流,着重分析各派源流和相互關系,同時結合時賢的研究成果,論辨其真僞。在評論各個學派的著作中,頗多獨到的見解。根據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出土的兩書殘簡,足證作者論斷的準确。先秦諸子的學術脈絡向來是中國學術研究的重點,此書作為剪裁得宜的入門書,是廣大國學愛好者、人文學科本科生了解中國學術源頭的優秀讀物。此次再版拟根據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5年版排印,同時參照上海世界書局1933年初版校正。理學綱要本書系根據作者壯年時期在上海滬江大學講《中國哲學史》時的講義修訂而成。理學興于北宋,盛行于南宋與元明時代,影響一直延續到近代,可以說是唐代以來儒學思潮的主潮,其影響覆蓋整個東亞各國。作者基于理學與國人之思想關系甚深,然而其書率多零碎乏條理,讀者難于了解,綜合理學家重要學說,兼及其對社會風俗之影響,為讀者提供一本簡要的理學思想史。宋明理學向來是中國學術研究的重點,而迄今為止,中外學界關于理學的簡史似乎還沒有超過本書者。此書作為剪裁得宜的入門書,是廣大國學愛好者、人文學科本科生了解理學思想的優秀讀物。此次再版拟根據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6年版排印,同時參照上海商務印書館1931年初版校正。